第6节

+A -A

  第五天,左夺熙本来以为傅亭蕉也不会来,没想到晚间的时候,他正叫人燃了蜡烛,准备写字,傅亭蕉就蹦蹦跳跳地推开了他书房的门。

  他顿了一下,毛笔上的墨汁便坠了下来,在纸上晕开一片。

  傅亭蕉脸上荡起开心的笑,手舞足蹈地跟他说:“九哥哥你知道吗,我爹爹回来看我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爹爹,原来我爹爹那么高大帅气!我爹爹可疼我了,给我带来了很多在皇宫都没见过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给我说了好多好多我从来没听过的故事!”

  看她这么眉飞色舞的样子,左夺熙原本气呼呼的心,渐渐平息了下来。

  他轻声哼了一声,放下笔。

  傅亭蕉笑眯眯地走过来,娇滴滴地说:“九哥哥你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想九哥哥了。”

  左夺熙一听,脸又板起了。

  想他?想他会一声不吭地就回家吗?这几天,她有派人来跟他说一句吗?

  他故意说:“我早就烦死你了,小跟屁虫。”

  果然,傅亭蕉的笑立刻就凝固了:“九哥哥……”

  他看到傅亭蕉突然凝住的笑,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他想她让他不开心了,他这句话也让她不开心了,好了两人扯平,他就不要再打击她了,可是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却没管住:“听说你要回家了?我早就想甩掉你这个包袱了。”

  傅亭蕉顿时饱受打击,她进宫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九哥哥,开开心心地跟他说这两天的事,却没想到……

  “呜呜呜呜呜,我讨厌九哥哥!”豆子一般的泪花花从她眼睛里冒出来,她哭着转身跑出去,还差点撞到门上。

  左夺熙缩回因为她差点撞到而不由自主伸出去的手,低头看到桌上的草纸已经被墨汁染坏了,气得一把撕碎了。

  又过了三天,镇南王带傅亭蕉进宫,在清心宫设了家宴,皇上和皇子都请了,所以左夺熙也去了。

  宴会上,傅亭蕉被傅横抱在怀里,疼得跟什么似的,直喊着“蕉蕉”“乖女儿”“小胖墩儿”。

  其实傅亭蕉也不算太胖,只不过脸颊嘟嘟的,全身又白又嫩,看着肉了些。左夺熙开始也想叫她小胖子来着,但是小肃子说没有哪个姑娘喜欢别人说自己胖,哪怕是个才三岁的小姑娘。他嘴里说“那我偏要叫”,后来却没有叫了。

  没想到她爹叫她胖墩,她竟然不生气呢!

  这顿饭,左夺熙吃得很不痛快,因为傅亭蕉没有主动找他说话。要知道平日里闹了小矛盾,她都是过夜就忘的。

  每次都是她先来找自己和好,怎么这次她就不来了呢?

  肯定是因为她爹回来了吧,她有爹爹撑腰,又要回家去了,所以就不要他这个“九哥哥”了……

  左夺熙越想越气,气得把碗里的白米饭一顿下肚,没吃一口菜!

  家宴过后,傅横把傅亭蕉交给兰嬷嬷、方嬷嬷,跟皇上、太后进了房间谈话,其他皇子便都回去了。

  左夺熙磨蹭磨蹭地留到最后才走,还没走出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身,跑去找兰嬷嬷,说他也要找傅亭蕉谈话。

  兰嬷嬷便将傅亭蕉放下,出去关上了暖阁的门。

  傅亭蕉本来眼睁睁地看到左夺熙走了的,没想到他会回来找她。不过她没有先开口说话,而是默默地爬上椅子坐着,故意不看他。

  别看她还是个小小娃娃,她也会记仇呢,他居然说她是“小跟屁虫”“包袱”,还说他早就烦她了,她已经打定主意不要主动跟他说一句话了。

  但是如果他主动找她说话的话,那她可以考虑……

  左夺熙与她大眼对小眼干站了半天,才终于艰难地主动张口:“小十。”

  “小十”是他对傅亭蕉独有的称呼,他可不像别人,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叫不出那声“蕉蕉”,那太肉麻了!

  可是直接叫她“傅亭蕉”呢,她又说什么都不准,说太不亲近了。

  他就想,父皇和太后都叫他“老九”,那傅亭蕉作为他妹妹,应该叫“老十”吧,可是当他对她叫出那句“老十”时,换来的却是傅亭蕉惊天动地的大哭。

  她才三岁,怎么就老了呢!

  于是只能折中地叫她“小十”。

  他叫出这句“小十”,傅亭蕉气鼓鼓的小脸立刻就绽成了一朵花,既然他主动求和了,那她就大方地原谅吧!

  “九哥哥!”

  左夺熙莫名地心头一松,觉得这几天来堵在心里头的沉甸甸的石头都落地了,他支支吾吾地问:“你想离开皇宫,回自己家吗?”

  傅亭蕉扁起嘴巴:“我不想离开姨祖母和九哥哥。”

  左夺熙的好心情突然又有些变差,什么啊,姨祖母排在九哥哥前面?

  他故意问:“那你没有舍不得其他哥哥吗?”

  傅亭蕉诚实地回答:“没有那么不舍得,我最舍不得九哥哥,我跟九哥哥最亲了!”

  左夺熙的心情顿时又畅快起来,露出一个一闪而逝的笑。那是,这么多个皇子,傅亭蕉只喊他作“哥哥”,喊其他人都是喊“表哥”的。

  他得意地哼哼:“我比任何一个哥哥都要先见到你,你跟我最亲是应该的。”

  得意完,他又问:“那你父亲要带你回家怎么办?”

  傅亭蕉也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几天她虽然在爹爹身边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