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A -A

  虽然不爽左悠年,但是左夺熙不得不承认,在他心里唯一被当成哥哥看待的,就是左悠年。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满脸写着不快——有事吗。

  左悠年已经习惯了他的臭脸,对于这样的小孩子他最会对付了,不能要硬的,要软着来:“小九,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晒太阳了,你和蕉蕉陪二哥去院子里晒太阳去,好吗?”

  “好呀好呀!”不等左夺熙回答,傅亭蕉已经高兴地鼓起掌来。

  她的情绪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方才还在为脸上脏了而哇哇大哭,这会子已经笑着要去晒太阳了——虽然脸上还是脏兮兮的,并没有完全擦净。

  左夺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又往外走,不过脚步放慢了许多。

  左悠年轻轻一笑,知道他已经同意了。

  三人来到清心宫的庭院,小太监们搬来三把椅子,同时端上一些水果糕点茶水——平时这种活都是宫婢做的,不过有九皇子在,一切伺候他的活便都换成小太监了,这也是宫里默认的规矩了。

  清心宫的庭院是皇宫里阳光最盛的地方,虽然已经入秋,但还是温煦如夏日,却又少了几分夏日阳光的毒辣,因此这时候最是怡人。

  左悠年让太监们都退下,叮嘱左夺熙照看好傅亭蕉:“我去打一盆水来,给她把脸上擦干净。”

  左夺熙心道这外面一圈太监是摆设吗,找人去打水就是了,何必自己去,但是左悠年要亲自去,他求之不得。

  不对,有什么求之不得的,不关他的事罢了。

  左夺熙轻哼一声算是答应。

  左悠年离开后,庭院里便只剩他和傅亭蕉了,他心念一动,不由得凑近了傅亭蕉的脸,仔仔细细地看——

  脏兮兮的,哪里“可爱”呢?

  傅亭蕉不知道他这么盯着自己干嘛呢,只好懵懵地瞧着他,脸上是红心火龙果汁干了之后的偏紫色印记,脏脏地糊了一脸,便只突出了她的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本来就大,此时因为懵懂便更加睁大了些,圆润的眼眶偏在眼尾稍稍上挑,眼睛黑白分明干净水润,眼神纯洁无暇地看着他……

  才不可爱呢!

  左夺熙猛地缩了回来。

  他有些气闷地问:“现在让你给表哥们排个序,你怎么排?”

  傅亭蕉并不只有他一个哥哥。

  因为傅亭蕉没了娘亲,从小就被接进宫里养,因此第一天太后就说了,让他们这些皇子全将她当成亲妹妹疼爱,他们从来没有过妹妹,而今从天而降一个襁褓里的小肉团,说是他们的妹妹,自然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拍着胸脯应下,对傅亭蕉那叫一个好。

  她的人生像被泡进了蜜糖罐子,什么哥哥都来献殷勤。

  因此,他去年突如其来地感到一股害怕,便逼迫傅亭蕉把他们在她心里的地位排个序。

  去年的傅亭蕉眨巴着眼睛:“蕉蕉最喜欢九哥哥了!然后,二表哥也很好,四表哥、五表哥、六表哥也很好,八表哥老是跟蕉蕉抢东西,但是每次都抢不过蕉蕉嘿嘿,其实他要是好好跟蕉蕉说,蕉蕉给他就是了,可是他每次一来都直接抢……”

  小孩子说话没个连贯性,傅亭蕉已经越说越远了。

  左夺熙却深深记下了——看看看看,二表哥可是单独划一档的,仅次于他!

  现在,他忍不住又问这个问题了。

  今年的傅亭蕉依旧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歪着头思索:“二表哥、四表哥、五表哥、六表哥都很好啊,八表哥不抢蕉蕉东西的时候也很好——哎呀,九哥哥你怎么老是要蕉蕉想这个问题呀?大家都很好,蕉蕉不想排了!”

  她小脸一皱,不说话了,看上去有些生气了。

  左夺熙则如同遭了晴天霹雳——

  他呢?!

  他怎么消失了?!

  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呢?”

  “嗯?”傅亭蕉因为疑惑而舒展了皱着的小脸,随即又皱起了眉头,然后认真地想了想,才想明白左夺熙问的是什么。

  便蓦地笑开:“蕉蕉最喜欢九哥哥了!”

  “哼。”左夺熙闭上眼睛轻哼了一声,阴霾被一荡而空。

  当他睁开眼,却看见左悠年从不远处往这边走来,那在他眼里已经算得上高大的身姿立刻让他顿时又黑了脸。

  左悠年比他高大……

  左悠年会夸傅亭蕉可爱,他可夸不出这么肉麻的话……

  左悠年能单手抱起傅亭蕉,他……

  他不知道能不能抱起她,因为他根本没抱过!

  虽然傅亭蕉对他来说是个特例,但他还是接受不了太亲密的接触。当然,她也知道,所以那个小粘人精搁谁身上都粘人撒娇要抱抱,却从不找他要抱抱……

  虽然、虽然这样,但是——

  “你要永远记住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他盯着傅亭蕉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傅亭蕉被他突然盯得一愣,而后福至心灵地反问了一句:“那九哥哥呢?”

  左夺熙如被人敲了一记,干嘛、干嘛问他这个问题!他才不回答!

  好在这个时候左悠年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他左手拿着一个盛了清水放了帕子的银脸盆,右手拿着一个果盘:“小九不是挺喜欢吃杨梅的么?我拿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