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A -A

  他叹了一口气,在郡主面前的九殿下是没有理智的,乖乖挨骂吧。

  接下来,左夺熙就把拐杖扔给了小肃子,他一脸凝重地看着傅亭蕉,而后慢慢地、郑重地、视死如归一般地牵起了傅亭蕉的手——

  小肉手。

  软软的、小小的、嫩嫩的,跟没有骨肉似的……

  好担心会握不住。

  傅亭蕉睁大了眼睛,这还是九哥哥第一次牵她的手。平时九哥哥就不大爱跟她黏糊,总是特意地保持着距离,偶尔会给她擦嘴巴什么的,也是擦完就飞快地收回手。

  由于九哥哥母妃的缘故,她很理解九哥哥的这个毛病,并没有因此觉得九哥哥不亲。

  现在,被九哥哥牵住手,她觉得、她觉得……

  觉得好舒服啊。

  感觉跟九哥哥更亲近了呢!

  被左夺熙牵住的傅亭蕉意外地乖顺,没有像先前一样好奇地东跑西跑了,主要是由于手牵着手,左夺熙的控制力就更大了,她跑也跑不动了。

  加上临近午时,她也累了,就说要回镇南王府去,在自己家里吃饭歇息。

  郡主今天会和九皇子回来,镇南王府早就得了消息,赶紧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府里虽然没了主子,但是奴仆们月钱照领,所以府里日常的打扫都照旧,到处都是人气。

  所以,当左夺熙和傅亭蕉的马车远远地过来时,王府的下人早已开了大门恭迎。

  傅亭蕉想着上次左夺熙来府里,只是在正厅喝了茶,没有四处走动,所以这次本来准备带他逛一逛她的家。

  但是,走累了、肚子饿了、人也困了,她就把什么都忘了,进了府就先吩咐开饭,和左夺熙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吃饱了饭,便更困了,傅亭蕉打着呵欠要睡午觉:“九哥哥,蕉蕉要睡觉,你也在蕉蕉家里睡一觉吧,睡醒了蕉蕉带你逛逛我家!”

  左夺熙哼哼一声:“不困。”

  他其实也累了,只是在陌生的地方,他向来睡不安稳。

  傅亭蕉止住呵欠:“那蕉蕉也不睡了,陪你。”

  左夺熙想敲她脑袋:“不要你陪。你去睡你的。”

  傅亭蕉柔柔地看着他:“那九哥哥陪蕉蕉睡觉好不好?守着蕉蕉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帝王娇暂时不更了,更娇妻哈(*  ̄3)(ε ̄ *)

第9章 破皮

  傅亭蕉在府里有自己的闺房,但是没有一个人在家睡过。爹爹回来那些天,每天晚上都会在床边给她讲故事,讲到她睡着了再出去,而且府里的奶娘会在她屋子里另一边的小床上睡觉,她晚上就不用害怕了。

  如果九哥哥陪她的话,那奶娘就可以不要了。

  她眼巴巴地把这些说给左夺熙听。

  左夺熙听她这么说,心里莫名觉得一阵舒坦,嘴里却道:“睡个觉还这么麻烦。”

  傅亭蕉眼睛放光:“九哥哥你这是答应了吗?”

  “我可没说……”

  “你就是答应了!”

  “……”

  府里的管事看他们年纪都还小,又都是身份尊贵的主子,因此也不多嘴什么,便将两人带至傅亭蕉的闺房,按傅亭蕉的吩咐搬来一张椅子放置床前。

  管事想了想,又叫人给奶娘往日□□的床换上干净被子,对左夺熙说,如若累了,可以歇在那里,这才带着人恭敬地出去了。

  所有人都出去后,傅亭蕉又问了一遍左夺熙要不要午憩,左夺熙依旧说不困。

  “那好吧。”傅亭蕉已经困得不行了,她很爱睡,几乎每天都要睡午觉的。

  既然九哥哥不想睡,那就不勉强了。

  她将外衣一脱,滚上床去就闭上了眼睛:“那九哥哥给蕉蕉讲故事吧……”

  左夺熙眉头都皱到一起了:“我才懒得给你讲故事。”

  他在脑子里搜了一遍,确实找不出一个故事来。

  因为从来没有人跟他讲过故事。

  “九哥哥……”

  “你好烦。”左夺熙叹气,“那我给你编一个算……”

  “了”字还没说完,他发现傅亭蕉原来已经睡过去了,方才只是陷入迷糊前的呓语。

  左夺熙莫名轻嗤了一声,带着几分包容似的无奈:“睡得这么快……”

  像只小猪一样。

  他没有去另一张床睡,虽然换过新的被褥,他还是会觉得不自在。况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也睡不着的。

  他就在椅子上坐下,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傅亭蕉的脸上。

  傅亭蕉不算太胖,但是身上有些肉肉的,脸颊圆嘟嘟的,一看就很有福气。这会儿睡着了,双目紧闭着,眼睫毛又长又翘,跟小扇子似的。

  因怕房间闷热,留了半扇窗子没关,只拉了轻纱帘子,此时恰好有风吹来,吹得轻纱飘了起来,带进外间的细碎阳光来,闪碎在傅亭蕉脸上,像给她脸上缀了星星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0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