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A -A

  “九哥哥不要走!”傅亭蕉嘴巴一扁,眼泪又要掉下来了,现在她手掌也疼,膝盖也疼,九哥哥怎么可以走!

  左夺熙与她大眼瞪小眼,突然转过身去,视死如归一般:“上来。”

  “啊?”傅亭蕉一时没反应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一位小天使大家新年好!

  祝大家猪年大吉、诸事顺心、万事胜意!

  *

  首先说一声抱歉,年前一直忙着在完结老文《娇妻手札》,终于赶着在新年来临之际完结了,结果第二天起床一看,果然太赶的话还是不满意,于是初一初二在到处拜年的间隙里又好好地修改了结尾。现在,终于完整地完结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哟(戳笔名进入专栏便可看到这篇文和所有的完结文,顺便收藏我专栏的话我就更开心了哈哈)

  *

  总之呢,《娇妻手札》完结了,《帝王娇》就是我唯一的心肝宝贝了,日更独宠从现在开始^^

  爱你们^^

第10章 玩伴

  左夺熙蹲下了身,扭头皱眉:“上不上来?”

  “咦?”傅亭蕉这才明白过来,反而更疑惑了,“九哥哥……要背蕉蕉吗?”

  左夺熙突然被人戳破了面子一般羞恼:“不要就算了!……我去叫人来。”

  手脚都破皮流血了,还磨磨唧唧,真烦。

  他正准备站起身,傅亭蕉连忙从身后揪住他的衣角:“九哥哥不要走!蕉蕉上来就是了……”

  什么啊……搞得跟他强迫她似的……

  还没等左夺熙心里的抱怨落地,他突然僵住了。

  傅亭蕉以罕见的麻利,张开双臂,“啪叽”一声扑在了他背上。

  那一霎,无法抑制的,身上冒出一股将她一把推开的冲动。

  由于母妃的缘故,他对女人生出了一种自己都难以排解的厌恶和恐惧,他知道这是病,是不正常的,但是他克服不了,渐渐地也不强迫自己克服了。

  唯独傅亭蕉算是一个例外,或许是因为他在她出生第一天就见到她了,还一直看着她长大,或许是因为他们一见面,她就朝自己笑了,或许是因为她实在太粘人了,怎么也推不开,使得他不得不习惯罢了……

  但是,一旦她离自己太过亲近,还是会感觉到强烈的不适,难以忍受……

  “你……”左夺熙张开口,正想说“你还是下去吧”,但是眼睛左右一瞥,瞥见她柔嫩的掌心满是血污,马上将所有话都咽了下去,抿着唇快步往花园外走去。

  罢了,只是一个小娃娃而已,男的女的有什么区别?

  先看大夫要紧!

  傅亭蕉趴在左夺熙身上,手掌的疼忘了,膝盖的疼也忘了,只觉得舒服极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安稳与惬意。

  她凑到左夺熙耳边,开心地笑:“九哥哥,你真好!”

  左夺熙只觉得耳边突然一阵热热痒痒的,从耳根传至全身,顿时更为不自在,皱眉冷声道:“闭嘴。”

  傅亭蕉从他嘴里听到的“闭嘴”没有上千有几百次了,搞得现在这两个字对她已经没有威慑力了,她这会儿正高兴,怎么停得下来,反而得寸进尺道:“九哥哥下次可以驮蕉蕉吗?”

  “驮?”左夺熙有股不详的预感。

  傅亭蕉脆声道:“就是像我爹爹那样,让蕉蕉骑到脖子上去,那样看得好高好远!蕉蕉好喜欢!蕉蕉……”

  “不可能。”左夺熙还没听完就打断了她,嗤道,“这辈子都不可能。”

  傅亭蕉心想你以前也不会背蕉蕉啊,现在还不是背了,便低声嘟囔道:“等九哥哥哪天心情好,也许……”

  “没有也许!”左夺熙被她气笑,“让你骑到脖子上面来?想都不要想!真有那一天我跟你姓!”

  傅亭蕉轻轻哼唧了一声,不说话了。

  走到园子外,终于有了仆人的身影。

  镇南王府的仆人从他们郡主的嘴巴里都已知道左夺熙不喜女人的毛病,因此这会儿见他将傅亭蕉背在身上,都齐刷刷地愣了愣。

  左夺熙的脸冷极了:“你们都是瞎子吗?”

  经他这么一说,这些仆人才注意到傅亭蕉受伤了,一时都吓得半死,忙齐齐奔上前来,一下又都不知道做什么好。

  左夺熙看着这群乱糟糟的人,全身的怒火都要迸出来了,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吩咐下去:“找大夫来,去前院正厅。”

  随即越过众人,背着傅亭蕉径自去了前院正厅里。

  大夫很快赶了来,给傅亭蕉的伤处小心细致地做了包扎。

  期间,左夺熙就坐在傅亭蕉身侧。

  每次傅亭蕉疼得想哭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左夺熙,左夺熙就像心有灵犀一般的,也会转过头来看她。

  这时候,傅亭蕉就会眨巴眨巴眼睛,把眼泪又眨回去。

  左夺熙小声道:“我也没不让你哭。”

  傅亭蕉眼泪还含在眼睛里,却笑了起来:“可是蕉蕉看着九哥哥就没那么疼了,没那么疼就没那么想哭了。”

  左夺熙轻哼一声转过了头,嘴角轻扬。

  等大夫包扎好伤口之后,左夺熙一刻不停地带着傅亭蕉回了清心宫。

  傅亭蕉向来娇贵,是太后一路宠着长大的,她半岁的时候在拔步床的床角稍微刮伤了手指,太后便命人重做了一个各处圆角的拔步床,还将清心宫所有有尖角的地方都撤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