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A -A

  据说吃了长寿面,就能长寿。

  你也吃。

  *****

  左夺熙的生辰跟傅亭蕉的生辰是挨着的,等过了年,很快就到了三月初三,便是傅亭蕉的生辰了。

  三岁的傅亭蕉,要变成四岁的傅亭蕉了。

  有了上次跟左夺熙吃长寿面的经历,傅亭蕉也不要什么生辰宴了,她也只要一碗面。

  太后被她逗得直笑:“我们蕉蕉往年吃的也是长寿面啊。”

  每年她生辰,宴会都是要办的,不过她还那么小,什么都吃不得,也只是吃长寿面罢了。

  不过,她去年那时候比现在还小多了,不记得了也是正常。

  没想到一眨眼便这么大了,这一年真是长大不少。

  左夺熙在一边看着傅亭蕉,也生出了一样的感慨。

  今年傅亭蕉的生辰宴,依旧是在清心宫办的,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尽管很多人她并不认识。

  生辰礼物也如流水一样送入清心宫来。

  她看了便觉得好奇怪,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问过了太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别人送来给她的,庆祝她长大一岁的礼物。

  礼物……她心里头一次生出了这样的认知。

  宴席上,傅亭蕉仿照上次左夺熙给自己分食长寿面,笨拙地将自己碗里的长寿面也分了一半给他,让他陪自己吃了生辰长寿面。

  然后,在左夺熙要回去的时候,她拉住了他的衣角,扁着嘴支吾了半天,才小小声地问:“九哥哥没有……没有给蕉蕉的礼物吗?”

第12章 礼物

  礼物……

  左夺熙顿住了,傅亭蕉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知道了生辰日可以收礼物这件事?去年他过生辰,她可是空手来的,怎么过了一个年,就知道这么多了?

  可是——

  他可从来没给别人送过礼物,唯一一次送礼物,是准备送给他的母妃庆贺生辰,结果……

  那个夜晚的记忆又接踵而来,他登时头疼不已。

  不愿再回想,脸色顿冷:“没有。”

  傅亭蕉不由得失望地垂下了头:“别人都有送……”

  左夺熙听了这五个字,心里更加涌出一股莫名的不痛快。

  “别人都有送,不缺我一个。”他撂下这句话,转头就走了。

  “九哥哥……”傅亭蕉在原地垂头丧气地抿着嘴。

  “郡主,该给王妃上香了。”阿固见左夺熙走了,遂从廊后走了过来,将傅亭蕉抱起。

  傅亭蕉攀着她的脖子,心里还在想着左夺熙突然冷漠的态度。连阿固都给她准备了礼物,怎么九哥哥就没有呢?再说了,她也只是问一句,九哥哥怎么就突然生气了?

  她觉得好委屈,今天可还是她的生辰呢。一天的开心霎时烟消云散,变成了闷闷不乐。

  阿固将她抱入内室,祭奠的香案已经摆好,太后就站在香案前。

  “太后,郡主已经来了。”阿固将傅亭蕉放下,在太后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蕉蕉,过来,给你娘亲上香。”太后亲自点燃了三支佛香,递与傅亭蕉。

  每年傅亭蕉的生辰,便是秦念凝的忌日。太后虽然伤感,但为了傅亭蕉无忧无虑地长大,从未过多展露这种情绪,因此这日也总是以欢乐的庆祝为主,只在宴会结束之后,叫她给母亲上一炷香,便算作祭奠了。

  傅亭蕉乖乖地接过香,在她的小脑袋里,对于娘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遑论有多少感情了。但是姨祖母经常跟她说,她娘亲非常爱她,若是她娘亲在世,一定也是极宠蕉蕉的。这么想着,她就把从未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娘亲与姨祖母等同了。

  “娘亲,蕉蕉给娘亲请安。”傅亭蕉举着香,恭敬地跪在了蒲团上,“娘亲过得还好吗?现在天气还冷,娘亲要好好穿衣服,不要冻着了。饿了就要吃饭,困了就睡觉。蕉蕉过得很好,姨祖母和九哥哥都很疼我,娘亲不要担心。”

  她磕了三个头,起身将佛香插到了香炉里。

  去年她还只是懵懵懂懂地上了香,今年已经知道跟她娘亲说说话了。太后甚为快慰地看着傅亭蕉,面露笑意。

  “好了,下去梳洗了便安寝吧。”太后抚了抚她的头,将阿固叫了进来,让阿固带她下去,自己则准备再待一会儿。

  傅亭蕉一把抱住太后的腿,仰头道:“姨祖母别难过了。”她知道姨祖母与自己娘亲感情深。

  太后又酸涩又欣慰,捏了捏傅亭蕉的小脸:“蕉蕉去睡吧。”

  傅亭蕉从内室出来,阿固伺候她梳洗完毕,便准备睡觉了。往日她也是这个点睡觉的,不过今儿是生辰宴,这时候比往日更累些,因此便有些恹恹欲睡了。

  这时候,小太监来禀,说九皇子又来了。之所以说“又”,因为他才刚刚离去不久。

  这会子已到了安寝的点,不知有什么急事,等不到明日,非今日来说不可。

  傅亭蕉的疲倦一扫而空,忙让人将左夺熙带进来,其余人全都出去。

  左夺熙还穿着今日赴宴的衣服,显然还没梳洗沐浴过。进来之后,却一言不发。

  傅亭蕉歪头轻轻询问:“九哥哥?”

  左夺熙听到她在叫自己,不过一时也没回应,一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