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

+A -A

  而且,他们住的地方在后宫,而皇家学堂则在前朝,离得比月桂宫还远,她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去前朝找九哥哥。

  一想到这点,傅亭蕉就郁闷得不行。

  但是,郁闷归郁闷,皇子八岁以后上皇家学堂是铁打不破的规矩,等上学那日到了,她也只好站在清心宫外,念念不舍地目送左夺熙离去。

  这一天傅亭蕉都过得闷闷不乐,待到左夺熙下了学,她才突然精神大振,立刻飞奔去迎接他。

  “九哥哥!”她担心地问他,“上学累不累啊?”

  左夺熙却没有回她,只是摇头。

  傅亭蕉又问:“那你吃过晚膳了吗?还没有吧?”

  左夺熙也只是摇头。

  傅亭蕉便又道:“那你跟蕉蕉还有姨祖母一块儿吃吧?姨祖母已经让人做了好丰盛的饭菜,说是庆祝九哥哥第一天上学呢!”

  左夺熙点点头,随她一起走进清心宫。

  傅亭蕉却急了,怎么九哥哥上了学之后,就不爱说话了呢?虽然平时也不爱说话吧,但是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全部以摇头、点头作答啊……

  好像一句话都不愿跟她说似的。

  她觉得好奇怪,又气又急,原地跺起了脚:“九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嘛?!你是不是上学遇到了别人,就不要理蕉蕉了?”

  越想越觉得是真的,傅亭蕉嘴巴一扁,眼睛顿时就涌出了泪花。

  “不是!”左夺熙终于开口了。

  但是傅亭蕉愕然地看到左夺熙缺了一颗牙齿之后,哭得更厉害了——

  “九哥哥,谁欺负你了哇!”

  “怎么把你牙齿都打掉了呢!”

  “呜呜呜,我要告诉姨祖母,让姨祖母教训那个坏蛋!呜呜呜……”

第13章 换牙

  “不是这样的!”左夺熙被她哭得头疼,“别哭了!”

  什么跟什么啊,她都想到哪儿去了……

  傅亭蕉的哭声招来了太后,太后急急忙忙地从内室走了出来,见左夺熙已经下了学,以为又是他惹哭了她,顿时拉下脸来,准备教训几句。

  谁知道傅亭蕉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太后,呜呜咽咽道:“姨、姨祖母,你一定要帮九哥哥哇!”

  这下太后也被她搞懵了。

  只听她继续哭道:“九哥哥被人欺负了!被人打了……好惨呜呜呜……”

  太后更懵了,左夺熙虽然是个不太受宠的皇子,但终究是皇帝的儿子,谁敢打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九,怎么回事?谁打了你?说出来,哀家给你主持公道。”

  左夺熙揉着眉角,不得不张开了嘴,让太后看到他缺失的那颗牙。

  “没人打我,我牙齿掉了。”他闷声道,“不想开口说话。”

  这颗牙在前几天就开始松了,他偷偷找太医看过,想把牙齿固一固,谁知道太医说这是在换牙了,固不了,只有等它掉了,长出新牙才是。

  今天在学堂上,他好端端地听着课,便突然觉得牙齿一松,嘴里蔓出一股甜腥味,好不容易挨到休息,他才吐出那口血沫,而后便发现,那颗松掉的牙齿也随着血沫掉了出来。

  这颗牙就在门牙旁边,掉了之后,不但说话漏风,而且一张嘴就丑死了。

  他便不想开口了。

  太后被他此刻的模样和傅亭蕉刚刚闹出的乌龙给逗乐了,鲜见地笑出了声来。

  傅亭蕉着急地问:“姨祖母笑什么啊?没人打九哥哥,为什么牙齿会掉?”

  太后笑够了,才跟她解释起来:“你九哥哥换牙了,旧的牙齿会自己掉,然后长出新的牙齿来。”

  傅亭蕉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那九哥哥的牙齿会不会掉光光?”

  一旁的左夺熙听了这句话,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牙齿掉光的模样,登时抿紧了嘴巴。

  太后笑道:“掉了旧牙齿,同时就会长新牙齿啊。”

  不过左夺熙属于换牙比较迟的了,竟是八岁多了才换牙,她不曾多注意他,都忘了他还会换牙这件事。

  “哦……”傅亭蕉挪过脑袋去瞧左夺熙,“九哥哥,原来你是因为这样才不想跟蕉蕉说话呀。”

  左夺熙轻哼一声,依旧不说话。

  傅亭蕉一蹦一蹦地蹦到他面前:“你就跟蕉蕉说话嘛,蕉蕉又不会笑话你!”

  左夺熙虽然还是不太乐意说话,但是听了她的话,倒是稍觉宽慰了。

  傅亭蕉继续念叨:“其实也不是很丑,就是有点丑而已。”

  左夺熙:“……”

  能不能像他一样闭嘴?!

  总之,因为换牙这件事,左夺熙便比平日更沉默了,不过在傅亭蕉面前,这样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有时候说出口的话常令他不得不开口反驳……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在她面前牙齿漏风的模样。

  一年下来,到了冬天的时候,他的门牙和门牙两边的牙齿都换过了一遍,总算不影响美观了,其他更里面一些的牙齿仍在继续更换中,不过张口说话也看不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