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A -A

  “好。”左夺熙下定决心似的,“你就留我这里,我去对付她们。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

  傅亭蕉傻傻地看着他,突然觉得左夺熙像个大英雄。

  在傅亭蕉这样的目光里,左夺熙顿时脱口而出:“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第14章 崇拜

  过了一会儿,太后果真亲自来了。

  左夺熙让傅亭蕉乖乖待在书房里,自己走了出去,在正厅截住了太后:“熙儿给太后请安。”

  太后道:“请安就免了。蕉蕉呢?哀家来带蕉蕉回去。”

  左夺熙自然不能在太后面前睁眼说瞎话,便诚实回道:“小十的确在我这里,但是,我不能把她交出来。”

  太后微微挑眉:“为何?”

  “她害怕穿耳,不想穿耳。”左夺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与太后对峙着,“除非太后答应我不会给她穿耳,否则我不会将她交出来。”

  太后突然声色俱厉:“左夺熙,你当你是谁,也敢跟哀家谈条件?”

  左夺熙在这样的威严中,仍旧咬紧牙关:“反正、反正你要是一定要带她去穿耳,我就绝对不放人。”

  太后因他的幼稚而笑了:“你有什么能力、有什么资格阻挡哀家?”

  左夺熙微微低下了头,双手紧紧握成拳,太后说得没错,他现在其实……其实还没有一丁点儿保护傅亭蕉的能力。

  太后看着他垂下来的发顶,又道:“若是哀家执意要带走她,你又能如何?”

  左夺熙蓦地抬起了头,像只小刺猬一样傲然地盯着太后,胸膛不住地起伏:“我、我绝对不让!”

  太后头一次看到他这般坚定的目光,一时缓和了语气,只问:“你这么坚决地不让哀家带蕉蕉去穿耳,是否是因为……蕉蕉她很不想去穿耳?”

  “没错。”左夺熙也渐渐收敛了一身的敌对之气,“她吓得胆都破了,眼睛都哭肿了。”

  “竟吓成这样?”太后惊讶,方才听阿固回她说郡主吓到跑去钟秀宫躲起来了,她只当闹小孩子脾气了。

  忙道:“哀家看看她去。”

  左夺熙仍挡在她前面:“你不答应我,我就不会带你去见她。”

  太后看着他:“你这是以卵击石。”

  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不由得生出几许感动来,看得出,左夺熙是真心对傅亭蕉好,也是真心护着她。

  左夺熙没有挪开分毫,仍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太后的去路:“为什么一定要给她穿耳呢?”

  太后道:“这是惯例,就如同你过了八岁便要去学堂上学一样。”

  “惯例是用来打破的。”左夺熙道,“我就不信全北漠的女人都穿了耳。”

  太后道:“话虽如此,但……”

  左夺熙抢在她前头道:“她既不想,为何要勉强她?”

  这是他第一次打断了太后的话。

  太后不由道:“你这是溺爱。”

  话一出口,自己倒愣了一瞬。

  她原本以为,溺爱傅亭蕉的人,若她为第二,则北漠没有人能第一,没想到……没想到有一天她竟会指责别人溺爱傅亭蕉。

  “罢了,看来不应允你们也是不行了。”太后无奈地妥协了,“带哀家去见她,哀家再问她最后一次,她若是还不愿意,那便算了。”

  太后已经退让到这一步,左夺熙终于点头,带着太后去了书房。

  房门一开,傅亭蕉见是太后来了,登时捂住了两耳,惊恐地看着她:“姨祖母,蕉蕉不要穿耳!呜呜呜……不要穿……”

  看到疼爱的小心肝吓成这样,太后顿时就心软了,问也不问了,便径直走了过来:“好好好,不穿就不穿,咱们蕉蕉不穿耳。”

  傅亭蕉听了,瞬间便喜笑颜开地抱住她:“姨祖母真好!”

  左夺熙看着傅亭蕉,不由得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候,傅亭蕉突然望了过来,害得他的笑还来不及收回就被抓了个正着。

  “蕉蕉也谢谢九哥哥!”

  左夺熙把手放在鼻子边假咳了一声,掩盖了怎么也抑制不住的温柔笑意。

  *****

  小年夜一过,很快便到了除夕之夜。

  左晟在宫里的御花园设了宴,不但宴请了皇族亲戚,还宴请了很多北漠的重臣。

  席间,傅亭蕉像往常宴会一样,又从太后身边离席,跑去找左夺熙。

  这次宴会是围着御花园的琴湖设了一圈坐席,左夺熙坐得比较远,几乎要绕半个琴湖才能到。

  傅亭蕉去找他时从不带丫鬟嬷嬷,总是一个人过去,几个小太监远远地跟在后头看着就行。

  虽然四处都挂着灯笼,但是大晚上的依旧不如白日明亮,傅亭蕉一心想早点去九哥哥身边,因此没注意到旁人,不小心便踩到了人,忙道:“对不起!蕉蕉踩疼你了吗?”

  “没事!一点儿也不疼!我又不怕疼!”

  傅亭蕉扭头一看,原来是个只比自己略高一点的女孩,看着特别英气。

  这女孩见傅亭蕉和自己看上去应是差不多,立刻亲热地挽住了她的胳膊:“你别担心,我真的不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5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