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

+A -A

  他在很努力很认真地学。

  因为他早就认识到了,他一定要变强、变强、再变强!

  否则,他连保护也只能嘴上说说,而傅亭蕉总有一天会将崇拜的目光转移到真正能保护她的人身上。

  不可以。

  *****

  第二年春天,是傅亭蕉五岁的生辰。左夺熙给她送了一只小雀,傅亭蕉刚收到很喜欢,但是后来见小雀在笼子里没有自由,便和他商量,将小雀放走了。看到傅亭蕉仰着小脸笑看小雀飞向天空的模样,左夺熙觉得即便礼物飞走了,也是很值的了。

  这一年冬,傅亭蕉送给左夺熙十岁生辰的礼物是一把桃木剑。因为她记得左夺熙说过,他也在学武功,但是她怕真的刀剑容易伤到左夺熙,所以她便托武芫给她买来了一把精致的桃木剑,听说还可以辟邪,一举两得。

  左夺熙听了简直失笑,其实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用真刀剑了,但是他仍然将桃木剑挂在了钟秀宫的正厅里,听她的话用来“辟邪”。

  这一年的光阴像流水一样很快就过了,转眼就到了永安十二年,傅亭蕉已经六岁了。

  左夺熙这次给她的生辰礼物是一套刺绣用品,因为六岁的傅亭蕉已经要开始学女红了。

  他自认为这个礼物送得恰是时候,谁知道傅亭蕉收到礼物之后,看一眼便哇哇大哭起来:“呜呜呜,蕉蕉不要学……”

  后来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傅亭蕉压根不喜欢刺绣,正在撒娇偷懒不肯学呢。

  左夺熙便将送的刺绣用品都扔了,别扭地安慰她不学就不学,不会女红的女人又不会死。

  作为补偿,还陪她玩起了她最近很痴迷的幼稚游戏——捉迷藏。

  这会儿是她藏他找。

  原是数一百下便去找人,但是左夺熙慢悠悠地数了两百多下,确信她已经藏好了,才开始去找。

  清心宫他已熟得不能再熟,闭着眼睛都能翻遍了,所以每次玩都故意让她藏好了,故意慢吞吞地找,故意等她自己藏得不耐烦了爬出来,才一脸“不愿”地认输。

  这次,还没等到她主动出来,他便已经飞快地朝左边回廊后的第一间房间奔去。

  他听见了傅亭蕉在哭。

  等他循着声音闯入这间房的时候,才明白傅亭蕉为何而哭了。

  原来她将自己卡在柜子角落了。

  怎么使劲都出不来,因此哭得一张小脸都通红通红的。

  左夺熙禁不住笑了一声,忙走上前,卯足了劲推开了柜子。

  傅亭蕉傻乎乎地看着压着自己好久的柜子被左夺熙一把推开,眼睛里霎时亮晶晶的,等自己彻底脱离了禁锢,她便一把扑进了左夺熙的怀里:“九哥哥,你好棒!”

  柔软的肉团儿扑进自己怀里,左夺熙顿时僵硬,差点一把推开她,只是拼命忍不住了,而后一根一根地掰开了她的手指。

  傅亭蕉错愕地抬起头,马上想起了缘故,九哥哥不喜欢女子和他太过亲近。

  “九哥哥,对不起。”她立刻松了手,退开一些,乖乖地道歉。

  这么一来,左夺熙反倒一时百味杂陈了,只是立刻站了起来,道:“我还有功课,先回去了,等晚上你的生辰宴再过来。”

  不等傅亭蕉说什么,他转身便走了,像逃跑似的。

  实际上,生辰宴他并没有去,他在反思。

  为什么三年了,他还是不能恢复正常,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不同于普通人的怪物,便连跨出钟秀宫的勇气都没了。

  而那天之后,傅亭蕉也便没来找过他了。

  左夺熙坐立难安,傅亭蕉的情绪向来来得快去得也快,怎么便因为他掰开了她的手指,或者,他没有去她的生辰宴就生这么大的气呢?

  可是,他送她生辰礼物了啊,也陪她玩游戏了,虽然礼物不合心意,游戏中途结束,但是、但是……

  没有但是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第十一天,恰逢学堂休息这日,左夺熙一大早便去清心宫找傅亭蕉了。

  没想到,他亲自找上门了,傅亭蕉居然说不见。

  不!见!

  左夺熙原地气炸,开始还觉得是自己的错,这会儿便觉得傅亭蕉实在气性大了。

  正想硬闯进去,太后从外面归来,对他道:“别去,蕉蕉现在最不想见你。”

  左夺熙:“???”

  太后道:“她换牙了。”

  左夺熙:“!!!”

  经过太后解释,左夺熙才知道,原来那天生辰宴,傅亭蕉啃猪蹄的时候便崩掉了一颗门牙,后来连忙请太医来看,原来那颗牙齿原本就有些松动了,只是郡主还未察觉。按年龄看,也是进入换牙期的缘故了。

  因为门牙缺了,傅亭蕉郁闷得谁也不想见,特别是左夺熙。她觉得现在没了一颗门牙的自己,比当年换牙的左夺熙还丑。

  左夺熙则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

  好么,风水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