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A -A

  从她出生到现在,傅横一共回来过四次,上次回来,还是在前年过年。

  今年,傅亭蕉便闹着要去边关找爹爹。

  也有想出去见见外面世界的意思。

  太后本来坚决不允的,傅亭蕉是她从小养在手心里的娇花,怎么可以去外面经受风浪?在铎都逛一逛已经足够算见世面了。

  但是左晟反而觉得总让父女分离也太过不好,而且也是时候让蕉蕉见识一下寻常百姓的生活了,便提议让左夺熙陪傅亭蕉去,派一对精兵护送。

  ——也有让左夺熙去见识一下民间疾苦的想法在。

  太后一边被傅亭蕉在耳边哀求,一边被左晟循循善诱,坚定的人便开始动摇,便派人给傅横那边送去口信,问傅横的意思。

  傅横思女心切,且骨子里到底是武将,觉得自己的孩子必定不能胆小,而且一定要有见识,便也恳求太后,让傅亭蕉过去他那边。

  太后禁不住多方恳求,在左晟再三保证精兵护送绝对安全的条件下,终于放手让傅亭蕉跟着左夺熙出发了。

  这不但是傅亭蕉第一次出远门,对于左夺熙来说,这也是头一次的新奇体验。

  而且,他身上减负的担子更重,他要保护傅亭蕉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归。

  他顿时觉得颇有压力,临去的前一天晚上,还在辛苦地磨刀擦剑。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在明天18:00

  最近在测试合适的固定更新时间,大家觉得18:00/21:00/00:00更想在哪个时间点看到更新呢?

第17章 纵马

  这次左夺熙和傅亭蕉连身边贴身的小肃子和阿固都没带,只带了一队精兵,一行人伪装成普通百姓,去往月兰。

  左夺熙把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都纳入考量了,然而探亲之行其实比他想象的顺利多了。

  他们一路悠闲地游山玩水,平平安安无波无澜地到达了月兰。

  月兰不是一个准确的地名,而是北漠的大度州与大昱的大眉州、西庆的大阴州三个州组成的交界地带。住在这里的百姓便给这片区域取名为月兰。

  他们现在所进入的州县,便是所属北漠的大度州。

  这里比北漠最北部与蛮夷的交界地带更为荒凉,是北漠边疆线上最荒凉的地方。因它三面分属不同国家,所以也是北漠最脆弱最重要的门户,经常不甚太平。

  因此,才会派北漠最厉害的将军——镇南王傅横镇守于此。

  相传,这里古时候极为荒凉,没人愿意来这里居住,有一个名唤月兰的花仙子却毅然弃了仙身下凡,与隔壁州的王秀才结为夫妇,将王秀才带来了这里,从此在这里繁衍生息,才有了这一方百姓。

  这是进入月兰之后,当地的百姓跟他们说的。

  傅亭蕉当下的反应便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那个王秀才一定很好看吧!”

  至少要像九哥哥那么好看,所以花仙子姐姐才愿意下凡吧。

  左夺熙:“……”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们来的时候,大昱和西庆正打得厉害,北漠在它们的战事中属于明面上两边不掺和的中立派,所以那两国的战火并没有太波及大度州。但是,傅横驻守的又安镇离边境已是极近,难免会受到一点影响,有些担心会被殃及的百姓便收拾细软搬走了。

  不过,有傅横坐镇在此,这里还是很安全和稳定的。

  因长期驻守在大度州,傅横在又安镇买了一所四合院,这所四合院实际上分了五个部分,中间是主院,四面都有一个小院子,平时边防无事,他便在这所四合院里吃住和处理军情。

  左夺熙和傅亭蕉来了之后,便分别住进了四合院的南院和北院,而傅横则依旧住在他平日所住的东院。

  相隔了两年多未见的父女相聚,自然有说不尽的话,当晚便在主院的膳厅摆了一个三人小宴,从黄昏吃到了晚上。

  都说女大十八变,傅横每次见到女儿,女儿都和前一次相见有了不少变化,如今八岁的傅亭蕉已经褪去了小时候那股婴儿似的肉嘟幼嫩,身形细瘦了不少,也长高了好一些。

  左夺熙距离前两年也高大了不少,一晃眼竟是十三岁了。

  傅横一边感慨着,一边心里默默思忖皇上和太后命九皇子陪她女儿来的深意。

  他心里明白,纵然他才是傅亭蕉的父亲,但是傅亭蕉养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早已不是他一个人的女儿了。

  所以,他从现在开始,便不由得想得有些长远了。

  吃过饭,傅横便让他们早点去歇息,在他们离去之间,他不得不先跟他们郑重地约法三章:

  一是不得到处乱跑,此处处于边境,大昱和西庆又在打仗,不是特别太平,所以最多只能在又安镇的主街上逛一逛;

  二是对这里的任何人都要防备,不能随意透露任何关于他的东西;

  三是要按照与太后所约定的日子,半个月后便离开这里回铎都去,不得任性。

  左夺熙和傅亭蕉一一答应了。

  之后的十多天过得很平静。

  傅横每天都在忙,没办法再拨出第一天那样一整晚的时间来陪女儿,但是早膳、午膳与晚膳都会尽量与女儿一起吃,偶尔得了暇也会带着她和左夺熙在又安镇走走,跟他们说说戍边的故事。

  而左夺熙虽是陪傅亭蕉来的,实际上更多的时间他则是跟在傅横身边,向他讨教治军之法、用军之策,甚至还去军营学了更为实用的功夫。剩下的时间才会陪傅亭蕉出去走走。

  他现在不同于小时候,已经有了更多的思考,这次左晟命他陪傅亭蕉来边防重地,必定也是想让他在这次出门中有所收获,若他真的只是陪傅亭蕉出来游玩,必定辜负了左晟的期望。况且,他自己也想将学堂里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