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A -A

  可是,他与回来的傅横错开了路,等他去到军营时,才知道傅横天未亮便回了四合院。

  他便又原路返回。

  回来的时候,他从自己暂住的南院的角门进来,却发现那个四儿竟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他的院子里。

  “你到底是谁?”他抽.出随身佩剑,一下便抵在了她脖子上。

  四儿立刻吓得不敢说话,缓过来才结结巴巴道:“四儿刚刚、刚刚与蕉蕉小姑娘捉迷藏,不小心迷……”

  又在编谎。

  “不说实话,留着也没用。”左夺熙毫不拖泥带水,手腕微转,剑锋反射出一道银光,便要即刻杀了她。

  “啊——”四儿低促地惊呼一声,连忙往后退。

  左夺熙早已预料,剑锋紧随其上。

  这时候,突然听到北面传来惊呼:“北院失火了!”

  那一霎,左夺熙脑子一嗡,险些握不住剑,随后反映过来,什么都顾不得了,立刻便往北院奔去。

  北院已成一片火海,黑色浓烟不断从里面冒出来。

  傅亭蕉在里面……

  他毫不犹豫地冲入了火海。

  *****

  左夺熙在一片浓烟弥漫中找寻傅亭蕉,浓烟呛人,根本喊不出声,眼睛也被刺得直流眼泪,火舌也已经舔了上来,带来灼痛。

  但是他似乎没有退缩的意思,一定要把傅亭蕉找出来为止!

  此时,嘈杂的外面传来大声的呼喊——

  “小姑娘已经出来了!小姑娘不在北院里!”

  这好像是那个四儿的声音,真的吗?

  “小姐不在北院里!九少爷快出来吧!”

  是四合院的厨房婶子的声音。

  左夺熙心里一松,快步退了出去。

  一退出来,眼睛还在不自觉地刺出眼泪,却已看到了安然无恙的傅亭蕉。

  她眼睛哭红了,脸上的泪珠都没干,被傅横抱在怀里,惊魂未定地看着他。

  傅亭蕉看到左夺熙,一时竟连哭都忘了。

  她真的吓坏了,也心疼坏了。

  刚刚与四儿姐姐捉迷藏,她跑去了中院的膳厅躲了起来,后来便突然看到北院冒出了浓烟,于是跑来看看,才知道九哥哥为了救她冲进了火海。

  她本来也想冲进去救九哥哥,却被四儿姐姐一把抱住拦下了,接着爹爹就来了,她扑进爹爹怀里想让爹爹想办法救她的九哥哥,爹爹温柔慈爱地说:“蕉蕉别哭了,你抬头看,你九哥哥已经出来了。”

  她一转头,就看到了这么狼狈的九哥哥——

  身上到处都是被火舌舔过的痕迹,衣服四处被烧得破破烂烂,脸上头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焦木擦过的痕迹……

  她从未见过的九哥哥。

  两人就这么怔怔地对望,一个面无表情,一个脸上带泪,可眼神里都翻江倒海……

  等到北院的火被扑灭,两人也平静下来,众人才发现那个四儿已经消失了。

  左夺熙猜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四儿干的,从傅亭蕉心软带她回来就已经引狼入室了,但是为了不让傅亭蕉感到自责,他骗她说四儿可能被火势吓到了,便逃走了。

  而后,便只将四儿的事告知了傅横,接下来便不是他能管的了。

  傅横被他今日勇闯火海救自己女儿的举动所震动,又被他不愿让傅亭蕉自责而故意向她隐瞒四儿可疑之处的细心所感动,思及长远,一时百味杂陈。

  *****

  因为受了伤,左夺熙和傅亭蕉便在又安镇多住了一些日子,这段时间甚是平静,傅亭蕉也不敢乱跑了,成日里待在左夺熙身边,照顾他定时吃药、换药,被傅横笑道“长大了”。

  不过,终究是要回去的,半个月后,两人告别傅横,踏上了归途。

  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马车里,左夺熙拿出一个崭新的布包,朝傅亭蕉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打开看看。

  傅亭蕉睁着好奇的眼睛,赶紧打开了:“哇!”

  竟是一件有着月兰特色的襦裙。

  “九哥哥!”她转身看着左夺熙,一脸惊喜。

  左夺熙眼含得意,却故作冷漠:“好歹出来一次,给你买一件月兰这边的衣裳,也不白出来一趟。在铎都可买不到。”

  “九哥哥你真好!”傅亭蕉高兴极了,一把抱住了左夺熙,而后赶紧放了手,将衣服搂在怀里,傻乎乎地笑。

  左夺熙也浅浅地勾起了唇角。

  *****

  从月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19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