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A -A

  “不要误会哀家的意思,你与蕉蕉都大了,不便与小时候那般亲近了。况且你课业越来越忙,蕉蕉老是找你胡闹,也对你多有耽误。哀家是为你好。”

  蕉蕉……仅这一霎,左夺熙突然全都明白了。

  他脑袋里突然涌出无数个在笑在闹在哭在睡的傅亭蕉,他沉沉地呼出一口气,挥走那些光影,慢慢地抬起头,挺直了背脊,傲然道:“多谢太后关心,我明天就搬回月桂宫去,就此潜心学业,不再跟蕉蕉表妹胡闹。”

  “好。”太后欣慰地松了一口气,但是当她看到左夺熙沉沉的乌黑眸子时,一时那股轻松便梗在了心口。

  这孩子的眼神……强装无谓的眼神……

  她扭开眼去,想喝一口茶,端起来却已凉了,遂又放下,颤声道:“你懂事便好。”

  “只是她——”左夺熙指着清儿,“我不要。”

  彼时清儿正在给太后换热茶,太后一扭头,她便将热茶奉了上来。

  太后接过热茶浅抿了一口,越发觉得这个姑娘聪明伶俐,便道:“这是哀家给你的生辰礼,岂有拒收之理?”

  左夺熙只是固执地重复:“我不要。”

  “你既不想要清儿,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太后放下杯盏,“你要知道,有些东西若是不属于自己,就不要肖想了。”

  左夺熙浑身一震:“我没有肖想什么!”

  太后站了起来,身形遮挡了背后的烛光,脸色便掩盖在了暗影之中:“若你没有肖想什么,哀家也就放心了。若只是假言争辩,那今晚就好好想想哀家的话吧。熙儿,哀家看着你长大,心中也是希望你好的。”

  她缓步走过了左夺熙,朝门口走去:“清儿今晚就留在你这里,明日你搬回月桂宫时,可以自己选择带上什么东西回去,包括她。”

  门“嘎吱”又开了,左夺熙仍旧跪在地上,尽管听到了门外小肃子高呼“恭送太后”,他还是没有起身。

  清儿看着太后的背影走出了钟秀宫,便朝左夺熙走了过去,轻声道:“殿下,太后已经走了,清儿伺候您就寝吧。”

  左夺熙冷冷道:“滚。”

  声音不大,但气势骇人,清儿一时吓住,顿停脚步。这之后左夺熙又没声了,仍安静跪着,似乎失了神。

  清儿想了想,便又壮胆迈开步子,试探道:“殿下,大冬天的地上凉,先起来吧。”

  “我让你滚。”声音低得像从喉咙间滚出来的,让清儿顿时想到山间的猛虎。

  “清儿姑娘——”小肃子冲进来,拉着她往外走,“清儿姑娘你不要命了!”他使着一股力,不由分说地直将她拉出门外,回身把门关上。

  今晚这个清儿跟着太后来钟秀宫,他便觉得奇怪,趁着太后进屋跟左夺熙商谈,他赶紧和眼前这个清儿姑娘攀谈起来,才知道原来太后准备将眼前她赐给左夺熙。

  小肃子暗啐了一声,也不知太后怎么想的,毫无预兆地就赐了一个女人,殿下能接受吗?!

  这会子见太后将清儿留下了,而这个清儿竟想去接近殿下,吓得他赶紧将人拉了出来:“清儿姑娘,你是不够了解我们殿下,他不小心碰到女人的东西都要洗手呢,你再不走,他真的会一掌拍死你的。”

  九皇子殿下的怪癖不是秘密了,太后选中她的时候也特意跟她说过,不过清儿不以为意:“哪有那么恐怖,我见过殿下和郡主在一起的时候,可没你说得这般吓人。”

  分明很正常啊,甚至……可以说是亲昵了。

  小肃子气笑了:“哎呦喂!你怎么不懂呢,谁也别跟郡主比!”

  清儿福了一礼,道:“清儿不敢自比郡主,清儿只是一个奴婢,认得清自己的身份,不过太后既然将清儿赐给了殿下,清儿自当尽心竭力侍奉殿下。”

  当皇子的侍婢可比当一辈子宫女划算多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她怎么会轻易放弃。

  说着,又想回去找左夺熙。

  “你怎么就是不听!”小肃子拉住她,“太后真的将你赐给殿下了?殿下也收了?太后还说了什么没有?”

  清儿当然不会说左夺熙坚决拒绝的事,也不会说太后只给她一夜而后交给左夺熙抉择的事,选择性地回道:“太后还说,让九殿下带清儿回月桂宫住去。”说着便娇羞地低下了头。

  小肃子一惊,这……这这这这这什么意思啊?

  怎么好端端的,太后便要赶殿下走呢?!

  趁着小肃子失神,清儿挣脱了他,又朝门口跑去,能否从低贱宫婢变成皇子宠婢,可就只看今晚了……

  她的手还没碰到门,后脖处便被人敲了一记,而后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小肃子从后面接住了她:“还好这点功夫还没废,为了你也为了殿下好,只好先把清儿姑娘你敲晕了,不要怪罪啊。”

  说着便扶她去了一处空置的房间里。

  等安置了清儿,小肃子再返回正厅里,却发现正厅的门敞开着,里面竟没了左夺熙的身影。

  小肃子吓了好大一跳,忙去看他是否回了卧房,谁知道卧房也是空无一人。他又忙将钟秀宫各个房间都找了,竟都是空荡荡的,最后转悠回院子里,累得气喘吁吁,心里想着再找不到的话,是不是该去向皇上和太后禀告此事。

  好端端的,怎会突然不见呢……

  这时候,遮盖月亮的乌云移开,月色洒了出来,也将屋顶的人影拉得老长,小肃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抬头一看,原来左夺熙在屋顶上坐着呢。

  “殿下,您可吓死奴才了。”小肃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仰着头道,“冬夜风大,晚上又冷,您穿得薄,快下来吧殿下,仔细受了风寒。”

  左夺熙道:“不冷。”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2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