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

+A -A

  “姨祖母,是你让九哥哥搬走的?”傅亭蕉不敢相信,竟然是她最亲的人逼走她另一个最亲的人。

  “嗯。”太后没准备隐瞒,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九哥哥大了,该回他原来的地方了。”

  傅亭蕉的泪水顿时就绷不住了,她委屈地大哭了起来:“为什么呀?钟太妃娘娘不在了,屋子空着也是空着,为什么容不下九哥哥呢?为什么大了就要改变呢?”

  太后眼里泛着心疼,但是有些话迟早要说,有些道理迟早要教给她:“过几年你九哥哥要娶妻,你也要嫁人,你们迟早要分开的。”

  傅亭蕉哭得一抽一抽地:“娶妻和嫁人?”

  太后道:“男人要娶妻,女子要嫁人。嫁娶的两人便有了自己的家,他们会一起过一生。其他的人,都不过是过客。”

  傅亭蕉怔怔地听着,好像还在思索这其中的意思。而后,突然抿着嘴,眼神坚毅地跑回了钟秀宫。

  可是,钟秀宫已经没了左夺熙的身影,只有小肃子还在做最后的清理。

  “郡主,殿下回月桂……”

  话还没说完,傅亭蕉已经如一个小兔子似的窜出去了。

  她已经好些年没去过月桂宫了,可是当她跑出钟秀宫后,身体却仿佛自动找到了方向。两三岁时候的事很多都已忘记了,但是身体的记忆却还在。

  一路跑到了月桂宫,小小的身体已经喘个不停了。

  左夺熙听到动静,以为是小肃子来了,便来到门口,见是傅亭蕉,当下微怔。他以为那句话已经将她气走了,起码要气到三天不见面才对。

  傅亭蕉见到了他,一把抹去泪水和汗水,坚毅道:“蕉蕉以后要嫁给九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18万左右的文,光是大纲都做了一万五左右,佩服我自己_(:з」∠)_

  虽然看的人不多,但是坚持就是胜利,光是为了追文的小天使和绞尽脑汁写出的大纲我都不能坑(*  ̄3)(ε ̄ *)

  顺便推一下接档文《将门宠媳》:

  篇幅也不长,但是会比这篇长一点,也是比较轻松的,小两口子的故事^^

  简介:

  贺家文官世家,贺龄音更是贺家唯一的娇娇女。

  原以为会嫁一个文人学士,哪知皇上乱点鸳鸯谱,竟将她指给了武将世家出身的戍边将军武铮,还让她前往边关随军。

  据说这个武铮力大如牛、脾气暴躁、残忍嗜血,因此没有人敢把女儿嫁给他,二十六了还是个单身汉。

  贺老爷贺夫人眼泪巴巴地握着女儿的手:“这样的人,你别跟他犟,只什么都依着他,可别丢了性命。”

  没想到,贺龄音不但没丢性命,肚子里还揣上了一个小生命。

  *

  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武铮都只能与右手为伴。

  温香软玉就在对床,他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谁能想到,他一个哪哪都硬的硬汉子,竟败在了哪哪都软的软娇娘身上。

第22章 苦心

  蕉蕉以后要嫁给九哥哥!

  左夺熙眸子骤缩:“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他全身抑制不住地轻轻抖了起来:“傅亭蕉,你不要乱说了……”

  傅亭蕉大声道:“蕉蕉就要嫁给九哥哥!”

  这样就不会分开了吧……她不要跟九哥哥分开!

  左夺熙眯着眼睛, 像鹰隼一样死死地盯着傅亭蕉, 她眼神纯粹、干净,一眼就能让人看穿,除了满满的不舍以外, 没有别的情绪了。

  她根本不懂嫁人的意义, 就来向他许下这样的诺言。

  到头来, 被折磨的只有他罢了。

  真是可恨!

  左夺熙指尖微颤, 缓缓指向门外,对她道——

  “滚。”

  傅亭蕉像被人当头一棒,连呼吸都是痛的。这个“滚”字不是最伤人的,最伤人的是左夺熙对她说“滚”的时候……那绝情的眼神。

  那是她九哥哥啊,为什么要这样绝情地看着她……

  为什么啊!

  *****

  “太后,郡主仍不肯用膳。”兰嬷嬷走进膳厅,向太后禀告。

  今儿一早,郡主知道九皇子要搬回月桂宫后, 就大哭了一场跑去挽留, 后来从月桂宫回来后,便一头扑倒在床上, 把枕头都哭湿了。

  太后硬下心来,索性不去哄她,也下令众人不必理会,就让她哭去。

  郡主哭了一阵子,便哭睡着了。

  阿固给她脱了鞋袜换了枕头, 安置睡了。

  这一觉便睡到了中午,她们连忙将膳食端进去,哄这位小祖宗吃饭。

  小祖宗却是怎么也不吃,阿固、于奶娘和方嬷嬷轮流上场都不奏效。

  “饿一顿就好了,把午膳撤了吧。”太后揉着眉角,“平日就是太依着她了,真是越发使小性子了。”

  兰嬷嬷连忙接过手来,熟练地给太后揉眉角,笑道:“郡主现在还是个孩子,自然还是小孩心性。等她大了,自然就知道太后的苦心了。”

  太后叹道:“哀家原本也不想这么早就让她长大,但愿她真正长大后,能明白哀家是一心为她好——她如今是金枝天娇,所有人都宠着护着,享受着最尊贵的地位,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2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