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A -A

  兰嬷嬷一脸苦色:“奴婢说了,九皇子殿下却说、却说……”

  太后问:“却说什么?”

  兰嬷嬷回道:“却说是……是太后您太惯着郡主了,她从小就爱吃,坚持不了多久的……”

  太后“呵”了一声:“你去跟蕉蕉说,就说老九晚上就回来。若是蕉蕉这会儿便愿意吃饭便罢,若仍旧饿着肚子等她九哥哥,她每饿一顿,你便往月桂宫传一次话。”

  *****

  晚膳时分,端进傅亭蕉房间内的食物已经从山珍海味换成了各色清粥。

  她从昨天早晨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没吃饭了。生生饿了两天,不宜大鱼大肉,必须先吃点清粥调一调胃。

  但是她仍旧一口未动。

  说好的九哥哥晚上会来,怎么却还是不见踪影呢?她开始怀疑太后在骗她,更是不吃了。

  太后已经急了,再不吃饭,必定饿坏了身子。

  若是等会儿兰嬷嬷从月桂宫回来,带回的还是左夺熙不愿来的消息,她便预备叫人给傅亭蕉强行喂粥了。

  这时候,兰嬷嬷回来了,太后看到她身后的那个身影,眉头终于舒展,像见了救星一般:“老九,蕉蕉她两天没吃饭了,什么都先别说了,你先让她吃饭。”

  左夺熙强压着情绪,轻轻地点头,便往傅亭蕉的房间走去。

  傅亭蕉听到开门声,以为又是太后,便闷闷道:“不吃。”

  “不吃就饿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件事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下一章九哥哥的内心终于发生了变化,不是说一下就转变成爱情了,而是认识到了【保密】

  但是让蕉蕉一个十岁的小孩就开始谈恋爱我良心过不去,虽然是古代也太小了啦,所以剧透一下,这件事过了咱们就跳到三年后吧,爱情的小芽就让它三年后再慢慢长出来吧^^

  *

  P.S.抱歉呐这两天保守感冒折磨,更新紊乱,从明天(周日)起我们在约定的时间见吧^^如果我没有如约出现,请大力抽!打!我!

第23章 不分

  傅亭蕉猛地回过头去,左夺熙怒气难掩地看着她。

  她乍而欢喜忽又委屈, 九哥哥为何这样看着她, 她饿了两天是为了谁啊,可不就是为了他么……

  便垂下了眼帘,一声不吭。

  左夺熙走到桌边, 舀了一碗清粥, 训道:“傅亭蕉, 你如今可越发无法无天了, 什么都由着自己性子来!”

  傅亭蕉眼睛里渐渐涨满了水光,脑子里一滩话,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低声问:“九哥哥……你搬回来了么?”

  左夺熙又气又笑,看着她低垂下去的发顶:“如果我没搬回来,你是不是要继续以绝食来威胁我和太后?”

  她以为她有多重要?她以为她能威胁到他吗?

  才没有的事!

  “蕉蕉没有这么想。”傅亭蕉揪着衣服,她的初衷并不是威胁,至于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她自己也是糊里糊涂的, 她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希望这件事快些结束,一切回归成原先的样子而已。

  “我搬不搬走, 重要吗?”左夺熙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竟比自己还执拗,叹气,“我只是从钟秀宫搬去了月桂宫,又没搬出皇宫。”

  说起搬出皇宫,他不由得想起了他们都还小的时候, 傅横第一次回家探亲,别人都说他要将傅亭蕉接回家去了,害得他也这般以为,担忧了好些天。

  可是即便如此,那时候的他也没像这时候的傅亭蕉这般决绝抗争。

  话说回来,若是那时候她真的回了自己的家,现在的他们或许只是疏远得不能再疏远的表兄妹吧……

  不可否认,距离的远近对于关系的远近有很重的作用。

  没有多少人能敌得过分离,特别是年少之时。

  “那你还是不愿意搬回来吗?”傅亭蕉蓦地抬起头,泪光盈盈地看着他。

  左夺熙哼了一声别开脸:“是太后她心软了,拗不过你,偏要叫我搬回来。我……我没办法,便只有同意了……”

  “太好了!”傅亭蕉登时喜上眉梢,嘿嘿傻笑起来,连带着肚子也欢快地“咕咕”叫了起来。

  她连忙捂住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左夺熙。

  左夺熙恨恨地剜了她一眼,舀了满满一大勺清粥,喂到她嘴边:“张嘴。”

  傅亭蕉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什么重担都卸下了,便高兴地张大了嘴巴。可是还没吃到粥,那味道钻入鼻间,她便控制不住地干呕起来。

  左夺熙皱眉,忙将粥放下,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肯定是腹中空太久了,一时反胃了。”

  傅亭蕉喝了水,左夺熙重新给她喂了一勺粥,这一勺却很少,只豆大一点,让她抿了慢慢咽。

  这样慢慢加量,才一勺一勺地喂完了白玉碗里的所有粥。

  左夺熙放下空碗,见傅亭蕉嘴边沾上了一点粥粒,一时什么也没想,便下意识伸手揩去了它。

  正要收回手,吃得意犹未尽的傅亭蕉伸出舌头,十分自然地将他手指尖上的粥粒勾了过来,吞入腹中。

  左夺熙一顿,迅速地收回了手。

  喂完粥,天色已经很晚了,到了该歇息的时候,他站起来准备走了。

  傅亭蕉拉住他的袖子,转到他身前,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带着希冀的目光怯怯道:“九哥哥,我们会永远不分开,对吗?”

  左夺熙沉吟道:“永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2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