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A -A

  和前几日见面觉不出什么不同,但是和三年前, 变化就大了。

  从懵懂孩童变成了皎皎少女……

  不知不觉中, 他竟真的等来了她的长大。

  他怔怔地看着,突然慌乱地别开脸,气道:“傅亭蕉, 你在干什么!”

  她……她她她她她居然在脱衣服!

  傅亭蕉停下解外衣的手:“蕉蕉里面还穿着好几件呢!”

  她只是自己挺胸一看, 也看不出任何变化, 所以想解了外衣试试能不能看得更明显一点而已。便是解了外衣, 里头穿的衣服也比夏衣厚多了,九哥哥又不是没见过她穿夏衣的样子,为何反应这么大啊……

  左夺熙简直想即刻跳出马车,他没有挪回目光,而是咬牙切齿地命令:“给我穿好了。笨蛋!”

  傅亭蕉在左夺熙不能抗拒的威严下鼓着腮颊,把衣服又给合上了。

  “九哥哥,蕉蕉穿好了,你转过来吧。”

  左夺熙这才转过脸来, 用无话可说的表情看着她:“……你刚刚到底想干嘛?”

  即使看不出变化, 傅亭蕉还是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蕉蕉想告诉九哥哥,蕉蕉长大了!”

  长大了?

  难得这个傻子终于意识到自己长大了, 不再是小孩子了……

  左夺熙莫名涌出一丝欣慰。

  不对!

  他慢慢注意到她昂首挺胸的模样,突然意识到她说的“长大”……

  他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差点自己被自己呛到。

  “九哥哥你怎么啦?”傅亭蕉和他原本是面对面坐着的,见他突然不舒服,连忙挪到他身侧去, 想给他拍拍背。

  左夺熙一瞬便收了咳嗽,坐远了半寸,隔开她:“别动。”

  傅亭蕉蹙起了秀眉,九哥哥好奇怪啊……

  左夺熙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左想右想,终于忍不住问道:“太后没跟你说过……‘长大’了要注意什么吗?”

  “啊?”傅亭蕉捧着脸,“注意什么啊?”

  姨祖母只跟她说过,这是女孩儿才有的成长,她终于要从小孩子变成大人啦。

  左夺熙耳根忍无可忍地浮出了一些红晕,很艰难地说:“呃……男人……女人……那个……”

  “不一样!”傅亭蕉迅速地接过话茬,这个她懂,“这是女孩儿才有的。”

  自从胸前“长大”了,她才惊觉原来宫里的女人,包括姨祖母,胸前都是鼓鼓的,而宫里的男人,无一例外胸前都是平坦坦的。差别这样明显的事,她以前竟是完全没注意过,现在想起来,早该发现了。

  左夺熙瞧着她恨不得昭告天下而全然不觉得害羞的样子简直头疼。

  “男女有别你知道,那男女授受不清你知道吗?”左夺熙全身都泛出无奈,现在这是干什么……为何他突然给她上起课来了,这不应该是那些什么教养嬷嬷的事儿吗?怎么太后还没有安排?

  傅亭蕉睁着一双充满求知欲.望的眼睛看着他:“授受不清……蕉蕉不懂。”猛摇头。

  左夺熙揉着眉心,不对,这种东西不应该他来说才是,说多了……就越界了。

  “总之,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到处往外嚷嚷!”

  他长喉结也没到处跟人说,起床湿了被褥也没到处跟人说啊……怎么她就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左夺熙突然警觉,忙问:“你还跟别人说过没有?”

  傅亭蕉连忙摇头:“没有……以后也不说了……”

  “嗯。”那就好。

  这时候,马车停下了,外面小肃子禀道:“殿下、郡主,武府到了。”

  “那九哥哥,蕉蕉先下去了。”傅亭蕉准备下马车。

  “等等。”左夺熙沉默了一瞬,道,“你回宫之后,记得把我们在马车上的话说给太后听。”

  太后一直太把她当小孩儿宠了,如今她已经长大了却还没有意识到该转变教导她的方式了。有些事情如果不教她,让她还像小时候那样傻乎乎的话,那随便哪个表哥来了,还像从前一样抱她……那怎么行!

  但是这话由他直接去说肯定不行,等太后自己意识到或者等傅亭蕉自己意识到却又不知等到什么时候……

  不如直接由她转述回去,太后自然就明白了。

  至于会给太后带来多震惊的打击,那就与他无关了。

  *****

  傅亭蕉下了马车,便进了武府找武芫。

  武芫去年秋天已经满了十三岁,看着越发英姿飒爽了。

  两人一见面,连坐下先喝口茶都等不及,便乘坐了武府的马车去江府。

  江仪与武芫同年,比傅亭蕉大一岁,她父亲是大司农,母亲是季贵妃的胞妹,虽是如此,但是小时候不常往皇宫走动,因此傅亭蕉前几年才通过武芫跟她认识。

  三人关系甚好。

  江府今天因为江仪的生辰宴,热闹极了。

  傅亭蕉和武芫到了江府,径直穿入后院,去了江仪的闺房。

  “仪姐姐,你真好看……”一见到江仪,傅亭蕉眼珠子都定住了。

  不怪她这般讶异,因为她平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25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