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

+A -A

  一阵冗长的安静。

  傅亭蕉心跳如雷,忍不住从指缝间偷看左夺熙的反应,没想到才刚睁开眼,左夺熙便拉下了她的手,同时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抱。

  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

  傅亭蕉听到左夺熙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那……你要不要嫁给我。”

  傅亭蕉脸蛋更加发烫得厉害,害羞得声音都嗫嚅了起来:“当、当然……”

  而后她便听到左夺熙笑了,是那种轻快的愉悦。

  于是她便也笑了。

  一种尘埃落定的幸福感笼罩在她周身。

  若是此刻便能永恒,那就好了……

  可是,傅亭蕉马上便想到左夺熙要去遗州这件事,顿时黯然失落,耷拉着脑袋靠在他肩头,声音低落:“九哥哥一定要去遗州吗?蕉蕉去求皇舅舅收回成命好不好?”

  傅亭蕉永远这般天真,左夺熙却知道自己非去不可。

  遗州沉疴宿疾颇多,一直是让父皇非常头疼的地方,此次父皇派他前去上任,是重视他的一个信号,也是给他的一个历练机会,叫他通晓底层的样子,学习更多的治理手段,而不是将眼界只放在皇宫内和高位上。

  若他能在遗州做出成绩来,必定能让父皇更加重视,也能建立更大的声望。

  所以,他不但要去,而且一定要做好。

  不过,这些复杂的事他向来不跟傅亭蕉说,只道:“不,我一定要去。”

  傅亭蕉心底浮出一股失落来,但是她知道九哥哥既然这么坚定地要去,自然有他的道理,于是压下酸涩,昂首看向他:“那九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说不准。”左夺熙摇头,忽然又立起脸,“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你必须等我。”

  傅亭蕉愣怔了一瞬。

  左夺熙目光像定在她脸上:“在你答应我那一刻,我就不会放过你了。”

  傅亭蕉眉心微动,脸上的神色从方才的不解怔忪,慢慢地化作了一个浅浅的、充满了喜悦与坚定的笑:“九哥哥笨蛋,蕉蕉当然会等你。蕉蕉……也不会放过九哥哥了。”

  两人视线交汇在一处,风吹起落叶的声音都变得绵长起来。

  “那九哥哥今年的生辰会回来吗?”风吹落叶的声音提醒了傅亭蕉,很快就要入冬了,冬末便是左夺熙十九岁的生辰。

  左夺熙算了算日子,离他生辰也就四五个月了,他才去遗州上任这么点时间,肯定还不能调回铎都,而为了一个生辰去向父皇特许回来一次,便又显得太小题大做了。

  “今年的生辰肯定不能回来了。”

  他坦诚地告诉傅亭蕉,免得她有所期待反而落空。

  又道:“不过是一个生辰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傅亭蕉抿唇噘嘴,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对于她来说,九哥哥的生辰比她自己的生辰都重要呢。

  不过,既然是没办法的事,她也不想九哥哥为难,便立刻又笑了起来:“那九哥哥一定要记得吃长寿面。今年蕉蕉不在你身边监督你,你可不要忘了。”

  左夺熙心头忽地一揪,重重点头。

  傅亭蕉眨巴着眼睛,又道:“蕉蕉也会陪你吃长寿面的。”

  左夺熙心里暖意融融,嘴角弯了起来:“好。”

  他瞧着拼命掩盖失落的傅亭蕉这般乖巧的样子,情不自禁许诺道:“但是我会回来参加你的及笄礼,我早就答应过你的。”

  而且,他也会平安回来的。

  左晟此举对他的器重之意,朝中上下看得一清二楚,那么感受到他的威胁的那些人、一直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那些人,必定会趁着天高皇帝远,派人来除掉他,所以此去必定危机四伏、凶险万分。

  不过,这些都不必叫她知道。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傅亭蕉已经娇笑地伸出手,扬起天真的笑:“那我们拉钩!”

  左夺熙眼底滑过一丝宠意,也伸出手去,陪她幼稚地手指勾手指,像是将两人缠结在了一起。

  拉钩之后,左夺熙便不得不走了,方才已经耽误不少工夫了。

  傅亭蕉心里再不舍,也不能任性地阻挠。

  “我走了。”

  “嗯。”

  “我会早日回来的。”

  “嗯。”

  “你等我。”

  “嗯。”

  最后,傅亭蕉忍着眼泪红着眼圈看着左夺熙的背影渐渐变小,然后消失在甬路尽头。

  等送别左夺熙后,她慢吞吞地回了清心宫,太后已经从左晟那里回来了。

  太后自然知道左夺熙已经去遗州了,也知道傅亭蕉刚刚跑去送别了,这会儿见傅亭蕉恹恹不乐,脸上一看就哭过,也是心疼得紧。

  才刚情意相通便分离了,换谁不难受呢。

  太后将傅亭蕉搂进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帝王娇 第4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