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喝下毒药

+A -A

章节名:第8章 喝下毒药

  “辛苦你了。(.)”望向锦月,眸中含笑,她的身边,除了锦月都是楚夫人的人,她能信的过的只有锦月,可是辛苦了这丫头。

  锦月身子微震,错愕之余是满满的欣慰,小姐是真的变了,不仅变的聪明,处事也变的冷静,更变的随和可亲。

  “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做。”她自然看的出锦月脸上的疲惫,这丫头做事也是认真,只怕是盯了整整一个晚上。

  “小姐,锦月不累、、”这个时候锦月哪肯去休息,只是,对上楚无忧投过来的那看随轻淡的目光,一下子竟然无法拒绝。

  快到半响时,睿王府的人才过来,这件婚事王爷不喜欢,楚无忧名声又极差,睿王府的人自然也不会真正上心,只是这婚事是皇上赐的,没有办法。

  “哎呀,无忧,恭喜,恭喜呀,睿王府那边已经派人过来谈你跟睿亲王的婚事了。”人未到,那夸张做作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楚无忧暗笑,看到一步一摇的薛可灵,真担心那腰就这么扭断了。

  根本放心不下,早已过来的锦月,一脸的戒备。

  看来,好戏要开始了。

  “还不快去倒茶来。”薛可灵倒真是不客气,一进来便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子。

  楚无忧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丫头很快端了茶上来,那丫头是楚夫人安排在楚无忧身边的,正是每日为楚无忧化妆,把楚无忧化的极为恶心的丫头。

  当然今天一大早,这丫头就已经像往常一样,给楚无忧化好了妆。

  看来,这一次的计划,楚夫人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丫头送上茶,薛可灵便将丫头打发了下去。

  她能理解楚夫人为何要让薛可灵来,因为,薛可灵与楚无忧年龄相仿,以前的楚无忧不知恶人心,特别相信薛可灵。

  楚无忧也吩咐锦月先下去,锦月虽然不放心,却也没说什么,退了下去。

  她总觉的现在的小姐有着处事不惊的风范,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茶一共两杯,一杯是给薛可灵的,一杯自然是给她的。

  “无忧,大将军真是疼你呀,这都是上等的好茶,可不能浪费了,来,无忧,这是你的。”

  薛可灵今天当真是殷勤的很,只是在她端起茶时,宽大的衣袖掩饰之下,一颗药丸快速的落入茶中,瞬间融化。

  “好呀。”楚无忧轻声应着,不见丝毫防备,接过茶,却并没有喝,又放回了桌上。

  “无忧,你怎么不喝呀,这茶可香着呢。”薛可灵双眸微闪,再次催促,笑的一脸灿烂,只是心中却妒忌,愤恨到了极点。

  “好,我喝。”楚无忧微微一笑,再次伸手去她端茶杯,只是头微微一偏,插在发上的金钗掉了下来,不偏不移的正好掉在薛可灵的脚下。

  “哎呀,我的金钗掉了,这可是皇上赏赐的,值好多钱呢。”

  薛可灵眸子中贪婪的目光聚闪,皇上赏赐的那可都是最好的。

  楚将军战功赫赫,皇上的赏赐自然不会少,皇上知道楚将军爱女如命,所以每次都会特意的赏赐楚无忧。

  那金钗精致独特,光泽闪亮,钗上的雕凤更是栩栩如生,展翅欲飞。

  薛可灵看直了眼,不自觉的已经弯腰捡了起来,却紧紧的握在手中,舍不得归还楚无忧。

  楚无忧已经悠闲自得的将两杯茶交换了位置,而且还在换给薛可灵的茶中另外加了点东西。

  在她的茶里下毒?真是可笑,先不说她精通医理,仅仅是薛可灵刚刚那些小东西就瞒不过她的眼睛。

  当然,若是以前的楚无忧定然会傻傻的上了当,被她们惨害了。

  以前,薛可灵披着一张和善的人皮骗的楚无忧相信她,背地里可是干了太多太多伤害楚无忧的事情。

  就像前天就她推下水想要淹死她的事情。

  现在竟然又想出这般恶毒的法子害她。

  想到此处,楚无忧眸中寒光微闪,这些人当真是残忍之极,毫无人性。

  这一次,她定然要为以前的楚无忧好好的出口气。

  楚无忧见薛可人仍就眼睛发直的盯着金钗,心中好笑,明亮的眸子中闪过几分狡黠,“可灵若是喜欢这根金钗、、、”

  话语故意顿住。

  薛可灵快速转眸望向楚无忧,眸子中那贪婪的目光瞬间散开,听楚无忧这意思是要送给她了,发财了,发财了。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东西呢。

  “可灵喜欢也不能送你,皇上赏赐的东西是不能送人的,谢谢可灵帮我捡起来。”楚无忧轻飘飘的补上未完的话,标准的气死人不偿命。

  她在现代是心理博士,所以清楚当一个人的贪婪无限放大,认为马上就可以得到,却恰恰在此时被泼上一桶冰水,一切都落了空时,那种滋味可不好受,特别是像薛可灵这种人。

  薛可灵的脸瞬间黑了下来,阴沉沉的如同乌云密布,看到楚无忧伸过来的纤纤玉手,恨的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将金钗砸在楚无忧的手中。

  “喝茶。”薛可灵心中此刻郁闷的要死,发泄般的端起手中的茶一口喝了下去,毫无查觉到异样。

  当然,在她心中,根本就不可能会想到楚无忧那蠢笨如猪的脑子会玩花样。

  更何况她整个的心神都在那根金钗上,还没回过来,也不会留意其它。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鬼医傻妃太逍遥 第8章 喝下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