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

+A -A

  他们便是先前去给太子传话的两个护卫,不过匆匆瞥了一眼到家门口迎接父亲回家的苏小姐,都没怎么敢细看,就有了如此评价。

  祁昶眉心微蹙,回头看了一眼,罗时果断回首斥道:

  “休得议论官眷,回去一人领十下军棍。”

  两个护卫受了惩罚,其他还想要问他们那苏小姐究竟有多漂亮的护卫也不敢再出一声。

  ************************

  苏家大厅中,苏轸听沈氏说了详情,气的把茶杯摔在地上:

  “他裴家欺人太甚!”

  苏佑宁是个习武的,脾气比苏轸更为暴躁,跳起来就往外走,被沈氏拦住:“你去哪里?”

  “我去废了裴遇那个混球。”

  妹妹虽然从小与他不亲,但苏佑宁是做兄长的,断不能容许别人这般轻辱轻贱自己的妹妹。

  沈氏急的直跺脚:“你还嫌不够添乱吗?”

  苏佑宁被沈氏拉回来,他不服道:“娘,您就让我去吧。裴家都已经欺负到咱们头顶上了,这口气如何忍得?”

  沈氏在人高马大的儿子身上敲了两下,没敲疼儿子,还把自己手敲疼了,说道:

  “这不是忍得忍不得的事情。也不是你去打一个裴遇就能解决的。这中间还夹杂着你妹妹的闺阁名声,你怎么就不懂呢?”

  沈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裴家来退婚这件事,表面上看是退婚,可实际牵连的却是苏霓锦,裴家拿出一张‘艳词’,非要污蔑苏霓锦,若是苏佑宁用了暴力,非但解决不了事情,还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到苏裴两家的事情上,那首艳词一旦传开,有损的只会是苏霓锦。

  流言猛于虎,众口铄金,到时候明明是空穴来风的一件事,说的人一多就成真的了。人们传话造谣,才不会去管事情真相如何。

  “道理我也懂的,可,可难道咱们家就没有别的办法,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任人欺负吗?”

  苏佑宁焦急发问。

  “够了。这件事自有我来处理,你们兄妹都下去吧。”

  苏轸拧眉冷声对儿子和女儿吩咐,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也不是放任儿子去打人就能解决的,让子女下去,他才好静下心来。

  苏佑宁还想说什么,被苏霓锦拉住:“那女儿与哥哥就告退了,父亲千万息怒,这件事我已做最坏打算,大不了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没什么的,想来咱们家不至于多我一副碗筷,哥哥也不会介意养我一辈子吧。”

  苏霓锦看向苏佑宁,像是在追问答案,苏佑宁看着妹妹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充满了信任,一股身为兄长的骄傲油然而生,果断头如捣蒜:

  “自然不介意。”

  苏轸与妻子对望一眼,又好笑又好气,苏轸道:

  “还不至于到那地步,绵儿不必多想,此事为父定会替你做主。回去歇着吧。”

  苏轸目光落在女儿脖子间那抹淡淡的红痕上,暗自咬牙,定不会轻易放过伤害女儿的人。

  **************************

  苏霓锦让苏佑宁送她回院子,苏佑宁送到门口,苏霓锦让他进门说话。

  “哥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苏霓锦问。

  苏佑宁盯着面上透出与往常不同神色的妹妹,以前妹妹看见他,更多的是冷漠,但今天从他和父亲进门开始,妹妹对他们表现出来的就是前所未有的信任。既然妹妹开口,他岂有不帮之理,拍着胸口道:

  “说吧,哥哥什么都帮你,是不是要我去打爆裴遇的狗头?”

  苏霓锦:……

  拉住冲动的哥哥,苏霓锦让皎月把她半年来参加宴会的请帖从里间拿了出来,苏霓锦将请帖全都翻到出席人那页,对哥哥苏佑宁说了自己之前的一些猜想,又道:

  “哥,这件事发生以后,我想了好长时间,总觉得事情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也是出了事以后,我才想到一些以前没有注意的细节。我想让哥哥帮我悄悄去探一探裴家和杜家最近的事情,不要打草惊蛇,尽量从厨房,门房这类两府下人着手。”

  苏霓锦是姑娘家,不方便抛头露面查事情,只能委托给信任的人去办。

第6章

  既然是苏霓锦的要求,苏佑宁自然不会拒绝,当天下午就带人出门去了,亲自到裴家周围去盯着。

  下个月就是她和裴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