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A -A

  她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福利院旁边有个五星级酒店管理式的敬老院,她们这些福利院的小朋友,有时候会去敬老院里给老人们献爱心,就是陪老人们说说话,唱唱歌,跳跳舞,排解排解老人们的寂寞。

  住在那个敬老院里的老人都是无儿无女,略有资产的孤寡老人,敬老院的条件非常好,所以福利院的小朋友都愿意去那儿。

  苏绵也不例外,她就是在那里认识老张的。

  老张是个造假师父,主要造假国画和仿字,他说苏绵有点天分,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就让苏绵没事的时候去跟他学,苏绵一开始还不太愿意,不过老张那儿的饭比福利院里好吃太多了,后来为了吃饭,苏绵就去了,反正学这个又不辛苦,还能混饱肚子,这一学就是七八年。

  可惜她上了高中以后,老张就死了。

  苏绵上学缺钱啊,于是就用这手艺加入给人办假证,办假证明的行列(这是违法的,大家不能模仿),反正只要给她一份原本字迹,无论什么证明,她都能给办出来,靠这手艺,苏绵解决了自己上学和吃饭的问题。

  “我小时候就会,觉得别人的字特别好模仿。我怕您说我不务正业,一直没敢说。”

  苏霓锦现在有点庆幸原主跟父兄的关系一般,互相都不太了解,这要是跟家里交心长大的姑娘,她突然开了挂,肯定会让人觉得奇怪的。

  现在,她只需要把一切都推在‘彼此不了解’这上面,就能蒙混过关了。

  苏轸和苏佑宁对望一眼,苏佑宁道:“人的字千变万化,才不好模仿呢。”

  苏轸对苏霓锦招手,让她过去,给她铺了一张纸,然后拿出书案上他之前写的一幅字,对苏霓锦道:

  “你仿给为父瞧瞧。”

  作者有话要说:办假证是违法的,坚决不能做!!!

第10章

  苏霓锦也不扭捏,将衣袖绑好,像模像样的站到了苏轸的书案后头,见那父子俩步调一致的凑过来看,苏霓锦眼波一转,指了指苏佑宁手边的茶壶。

  苏佑宁没反应过来,苏霓锦就又咳嗽了一声。

  苏佑宁还是没反应过来,苏轸都看不下去了,撞了他一下,道:“让你倒杯茶。”

  “……”

  在亲爹和亲妹妹的驱使下,苏佑宁只好屈尊给妹妹倒了杯茶,再恭恭敬敬递到人家面前:

  “可以开始了吗?”

  苏霓锦接过茶,一边喝着一边将苏轸的那幅字拿起来观察,其实不管是字还是画,都是线条,看字看形,看画看意,只要抓准了形意,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一杯茶喝完了,字也看完了,苏霓锦拿笔蘸墨,俯身静默片刻,果断动笔,写的却不是苏轸那幅字上的内容,而是用苏轸的字体写了一首五绝诗出来。

  苏轸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虽然女儿只写了寥寥数字,但那字体纤毫不差,若非他当场亲眼看着女儿写的,换个别的场合有人拿给他,他肯定不会怀疑这不是自己写的。

  “这,这……”

  苏轸觉得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这种天赋,忍不住拿着那两张纸啧啧称奇。

  “爹。”苏佑宁见父亲被手上的字吸引了注意力,赶忙喊了他一声,说道:“现在裴遇被抓进了巡城衙门,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提起这个,苏轸才将心神略收回来,想了想后,说道:

  “让你娘把裴家的聘礼全都准备好,带上庚帖,后日咱们就去裴家退婚。”

  之前拒绝与裴家退婚,不是因为他们不想退,这桩婚事肯定是要退的,只不过,他们苏家要做主动退婚的一方。

  ‘退婚’与‘被退婚’,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意思却天差地远。

  *****************************

  平阳侯灰头土脸把儿子从巡城衙门领了回来,觉得他精心护养了一辈子的老脸在这一天全都给丢尽了。

  他就算穷尽前半生的所有想象力都想象不出来,他的儿子有一天,居然会因为这种理由被抓进班房里,若他咬紧牙关,在里面蹲几天,誓死不提平阳侯府也就罢了,偏偏他进了班房,恨不得昭告天下,他是平阳侯世子。

  他把儿子从巡城衙门里接出来时,那些狱卒和官兵看他的眼神,深深的伤害了极度好面子的平阳侯,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他今后还怎么在世家圈子里做人?

  一想到这里,平阳侯手底下的藤条就充满了力量,一下下的打在他不争气的儿子背上,恨不得就此打死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才好。

  可惜,侯夫人王氏在旁边哭的肝肠寸断,死死抱住了儿子,不让平阳侯打,平阳侯再怎么愤怒,也总不能把老婆儿子全打死吧,见缝插针的用藤条戳了几下儿子,还把自己累得够呛。

  “侯爷,事已至此,你就是打死他也无济于事。”侯夫人王氏如是哭道。

  裴遇也含泪劝道:“爹,我知道错了。可这也不能怪我,我又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干嘛的,我和表妹给抓进去,半条命都吓死了,您就别再打儿子了。”

  “你还敢提你那表妹,她哪里是什么世家小姐,哪里是什么大家闺秀,她就是个不知廉耻的淫妇!就她那样的,我都不知道你看上她什么!论容貌和气度,她连给苏家那个提鞋都不配。真是冤孽,冤孽!”

  以前平阳侯没见过苏霓锦,觉得那个杜嫣然也还不错,可他今日见到了那苏霓锦,通身灵气逼人,杜嫣然跟她比,就是那鱼目混珠里的鱼目!若是品德贤良,矜持端庄便罢,可瞧瞧她和自己儿子干的那些事。

  一个姑娘家,被以这种名义抓进过班房,就算她杜家有通天的本事,让班房里的人都闭嘴,这件事也不会改变分毫,如鲠在喉。

  “爹,巡城衙门里都已经打点过了,凭咱们平阳侯府的声势,再加上东平伯府,想来那些衙差也不敢在外面胡言乱语的。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平阳侯长叹一声,把手中藤条摔在地上,坐到椅子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半晌后,才道:

  “为今之计,只有把这件事压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