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A -A

  女儿已经连续哭了好几天,再这么哭下去,只怕眼睛都要哭瞎了。被说女儿想哭,就连王氏自己都特别想哭,这都什么事儿嘛。

  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王氏就心烦,折返回里间,屏退所有伺候丫鬟,在趴在床上哭的女儿床边坐下,忍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了。

  “别哭了。做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你还好意思哭。”王氏骂道。

  趴在床上哭泣的杜嫣然稍微顿了顿之后,突然就哭的更大声了,王氏急的在她身上盖的被子上重重打了两下:“别哭了!”

  杜嫣然像是跟王氏赌气般,不仅没有停止哭泣,还开始撒泼拍打枕头,一副孩子气闹脾气的样子,突然手骨打到了床板上,疼痛让杜嫣然哭的更加伤心了,这下王氏终于心疼了,一把搂住杜嫣然道:

  “好了好了,我的小祖宗,你就别哭了。手打疼了没有?让娘看看。”

  杜嫣然还收不住脾气,躲着王氏,不让她看手上的伤,被王氏一把抓住,她也就罢了,转过身来抽抽噎噎,哭了几天,只见她原本细长的丹凤眼,已经肿成了核桃,泪水婆娑,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了。

  看见女儿这样,王氏心中再大的怨气也撒不出来了,心疼的给女儿抹泪:

  “看你都憔悴成什么样了。可怜见的。”

  杜嫣然一把扑进了王氏怀抱:“娘,我完了,我这辈子都完了。从今往后,我是没脸出门见人了。”

  一个姑娘家的清白没有了,跟着个男人出去私会,还给官府当成流莺抓了进去,若传出去,她真是没脸做人了。

  王氏在女儿后背轻敲了几下,以示惩罚:

  “你糊涂,糊涂啊。我再三叮嘱你,这段时间不要与他见面,你非但不听,还惹出这般大祸,你爹现在恨不得生抽了你的筋,生扒了你的皮!”

  王氏说是这么说,可孩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自己不心疼,谁还会心疼呢。

  “平白让柳氏那个贱人看了笑话,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得意。”

  柳氏是东平伯的宠妾,跟王氏斗了半辈子,好在王氏出身高,女儿又入宫做了昭仪,要不然这伯府估计就是柳氏当家了。

  原以为只要把小女儿再嫁入平阳侯府做世子夫人,她就能彻彻底底的压在柳氏头上了,原本都要成功了,裴家已经答应去苏家退婚,眼看事要成,却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要说着急,除了杜嫣然自己着急之外,王氏也着急啊。

  “娘,你说出了这事儿,表哥会不会不要我了。如果他不要我,那我就只能去投河了。娘,你说表哥会不会不要我呀?”

  杜嫣然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付出了一切,连名声都赔上了,最后表哥却不娶她,那她除了投河就真没别的出路了。

  “他敢吃了不认账,我会放过他吗?便是我不能将他如何,还有你姐姐在呢,你怕什么?”王氏出言宽慰小女儿,忽的想起来个问题,王氏问杜嫣然道:

  “倒是你,你是发了什么懵,这个时候跑出府去跟他在那处见面?地方是他选的?”

  杜嫣然擦擦眼泪,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信笺交给王氏。

  “是表哥约我去的那里,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杜嫣然现在后悔的想撞墙,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些,那天她就是在家里把凳子坐穿了也不会出门去的。

  王氏看着信笺,冷静下来,不是她要怀疑,是因为事情实在是太巧了。全京城东西南北的客栈加起来少说也有上千家,怎么裴遇偏偏挑了个给巡城衙门盯上的客栈呢?要说这其中没有点什么阴谋阳谋,她都不信。

  杜嫣然看着母亲凝重的神色,忽然想起来那些官兵闯进门之前,她和表哥说过这件事,吸了吸鼻子,杜嫣然对王氏道:

  “娘,说起来也是奇怪,我当时问表哥为何要选在那里见面,可是表哥也这么问我。”

  王氏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然后呢?”

  “然后……”杜嫣然刚刚收起的泪水又泛滥开来:“然后官兵就闯进来了呀。”

  王氏经历一生,见过不少事情,听了杜嫣然说的这些以后,愤愤的把信纸揉成一团,说道:

  “你们这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我就说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那么多客栈,偏偏让你们选中了间要出问题的。”

  杜嫣然不解,将那纸团捡起,说道:

  “什么圈套?可这信,明明就是表哥写的嘛。他的字,我不会认错的。”

  王氏冷哼:

  “一封信而已,只要找个能仿他字迹的能人异士,要多少他写的信没有?”

  “可,可谁会害我们呢?我,我这段日子,连侯府都没有去啊。”杜嫣然想不出来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

  她想不出来,王氏可是心中有了点眉目,其实只要稍微想想,几天之前的风向还是苏霓锦被传艳词,受裴家胁迫,可几天之后,风向就突然变了,不仅风向变了,还把裴家和杜家连在一起掀翻了。

  现在的情况是,裴家、杜家吃了大亏,苏家得了圣意,潇潇洒洒的退了婚。

  怎么想好处都在苏家身上。

  王氏不信这世上有无缘无故的好运,所谓的好运,全都是背后辛勤耕耘和谋划出来的东西,就好像之前苏霓锦的艳词事件……

  想起这件事,王氏问杜嫣然:

  “你可有跟谁提过,周生写苏霓锦艳词的事情?”

  苏家和裴家的事情,一直都是裴家出面在周旋,杜家连面都没有露过,可是苏家一出手,却精准无误的对准了裴杜两家,这说明,很有可能苏家在那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杜家背后传播苏霓锦艳词之事,他们怀恨在心,才用这般狠辣的手段回击。

  杜嫣然连连摇头:“没有!我怎么可能跟谁说呢。要被人知道了是我们暗地里对苏霓锦动手,别人该怎么想我呀。”

  王氏知道现在就算问杜嫣然,这个傻孩子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所以,她干脆不问了,反正事情结果就是这样,苏家最后得了所有好处,那他们就是脱不开干系。

  凭什么自家女儿受了这天大的委屈,那个苏霓锦却能安然无恙,她杜家女儿是绝对不能给她苏家女儿挡刀子的。

  “娘,您怎么不说话了?”杜嫣然看着母亲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7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