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A -A

  “嘿嘿,我另有他用。”

  **********************************

  苏佑宁不负众望,在锁定目标之后,没过多久就找出了幕后。

  “这字的主人叫周彦,身边的人叫他周生,他是东平伯府的门客,丰县人,是个举人,会试落榜后没回家乡,在京里找门路,两年前入了东平伯的眼,在东平伯府做客卿,据说这人有点本事,两年就做了东平伯的心腹,不过人品一般,好酒好色。”

  苏佑宁将调查的结果告诉书案后的苏霓锦,苏霓锦听后,把笔放在笔架上,走出书案,问:

  “确定是他吗?”

  “确定!这个周生喝了点酒之后,就喜欢写淫词滥调,他字也有特点,身边不少人知道。”

  苏佑宁兀自倒了杯茶,边喝边说:“这狗东西活得不耐烦了。”

  “他是活的不耐烦了,不过罪魁祸首还是东平伯府。”苏霓锦提醒。

  苏佑宁点头:“没错!最可恶的就是杜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若是其他事情,定要父亲去御史台告他,偏偏这种事告不得,可惜啊。”

  如果不是涉及到妹妹的名声问题,就凭东平伯纵容手下写淫词滥调编排官家小姐一事,就足以让东平伯吃一棍子。

  苏霓锦将桌上的一叠纸拿过来递给苏佑宁:

  “去御史台告他,还要费尽心思跟他打官司,劳心劳力的,不如私底下解决来的痛快。”

  苏佑宁不解的接过那叠纸,低头翻看了两张,脸色就不对了,猛地将纸合上,两只耳朵顿时红透:

  “这什么呀?”

  有一瞬间,苏佑宁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这纸上写的东西可比周生写的那些惊爆多了,遣词用句让人看一眼就脸红心跳,总之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周生的诗集啊。”苏霓锦无辜摊手:“我替他写的。”

  “……”

  苏佑宁愣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鼓起勇气,又低头看了几眼,只觉得越看手里的纸就越烫手。

  “不是……”苏佑宁的声音有点发虚:“这些东西,你,你怎么写出来的?”

  苏霓锦指了指苏佑宁:“你书房里不是有本金瓶梅吗?我摘录了上面几首诗,改了几个字啊。”

  说完后,苏霓锦一边喝茶,一边她堂而皇之放在桌案上的那本很眼熟的书递到了苏佑宁面前,苏佑宁的目光在手里的纸和妹妹手上的那本书之间回转,终于受不住这迎面而来的压力,掩面、蹲地、哀嚎起来。

  “哎呀——你,你,你……我,我,我……”

  苏佑宁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苏霓锦也体贴的在他身旁蹲下身子,等苏佑宁那股子难为情的劲儿过去,再跟他说话。

  苏佑宁捂着脸,终于冷静下来,一抬眼,就看见妹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吓得苏佑宁往后一退,差点坐个平沙落雁。

  幸好苏霓锦眼明手快拉住了他,苏佑宁这才无奈哀嚎:

  “我的小祖宗,小姑奶奶,你这是要干嘛?要是给爹娘知道你看□□……”苏佑宁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突然想到,那□□是他的。

  “哥,你冷静点。”苏霓锦说。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是你该写的东西吗?”

  苏佑宁之前只是觉得他对妹妹不了解,现在却是后悔,在她长成大姑娘那段时间,没有好生引导教育,让她没有一点姑娘家该有的矜持自觉。

  “不该写,我也写了。”

  苏霓锦不知道苏佑宁正在纠结什么,两手一摊,做无赖状。

  “哥,你能不能用平和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你摒弃杂念,用纯粹欣赏艺术的眼光来看看我写的字,是不是跟周生写的毫无二致?”苏霓锦劝道。

  苏佑宁气结,他在这里哀叹妹妹人设崩塌,妹妹还反在那里说他有杂念,眼光不纯粹……心累。

  ***************************

  但尽管如此,苏佑宁还是鼓起勇气,用纯粹的目光,重新欣赏了一遍。不得不说,只要撇开‘是我妹写的’这一点,这些字确实与周生的字迹一模一样。

  苏佑宁惆怅叹息:

  “所以,你写这些究竟想干什么呢?”

  “自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哥哥。这些诗的名字,每首诗都或多或少带着姑娘的闺名。”苏霓锦解说。

  她替周生写了个诗集,每首诗都带一个名门闺秀的闺名,虽然苏霓锦觉得以一首风马牛不相及的诗,就能让人对一个姑娘浮想联翩,这就是扯淡。但既然古人们这么玩儿,那她也就入乡随俗玩儿一把。

  至于选的都是哪些闺秀的名儿,那自然都是跟苏霓锦有梁子的,比如之前在奉国公府的宴会上,当众读艳词,笑话苏霓锦,直接导致原主回来就上吊自杀的那帮姑娘,在她今日代替周生所创作的这诗集里面,这些姑娘,苏霓锦一个都没忘记,有一算一,人人有份。

  毕竟苏霓锦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穿了过来,那今后就少不得要以苏霓锦的身份,跟她从前来往的那些人继续来往下去,那今后来往的时候,就苏霓锦一个人被‘著书立说’了,那多不好意思,姐妹们要是太羡慕她,不就妨碍交际了吗?

  所以苏霓锦借此机会,帮她们也一人写一首,这样大家以后也就公平了,来往见面的时候才能更和谐嘛。

  “你是想让周生成为众矢之的?”苏佑宁终于明白了妹妹的宏伟计划。

  东平伯府指使周生写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污蔑妹妹,不管怎么解释都没用,确实不如直接分散注意力来的有效。他们只需配合这些诗放出风声,对东平伯府的所作所为依样画葫芦,让那些原本在一侧等着看戏的世家女们都卷进这场风波,让她们没法独善其身,自然而然就会找上写这些诗词的幕后黑手。

  只要各大世家能找到周生的身上,那后续也就不必苏家去想怎么报复的事情了,那些世家的手段可比苏家厉害多了,别说一个周生,只怕幕后主使的东平伯府都讨不到好果子吃,自然也酒腾不出手来再找苏家的麻烦。

  好一招祸水东引,一箭多雕,帅啊!

  作者有话要说:苏哥哥:人家的妹妹天真无邪,我家的妹妹……唉。

第13章

  周生的诗集一出,简直一石激起千层浪。

  因为有苏霓锦打头阵,周生的诗和东平伯府的宣传,已经给大众开拓出来一个思路,就是只要诗里面带了姑娘闺名里的字,你这诗写的就是那家姑娘,而且这诗集作为‘第二季’作品,自然比周生写苏霓锦的第一季诗词更加大胆,明显。

  怎么说呢,因为周生毕竟是带着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