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A -A

  苏霓锦摇头:“不是感觉。我有确实根据的。”苏霓锦指着右边的账本继续说道:“这两本账本最大的区别就是,右边这本是一气呵成的。”

  父子俩面面相觑,苏佑宁拧眉沉吟:“什么……意思?”

  苏霓锦看向苏轸,苏轸眸光微动,似乎有所觉悟,苏霓锦做最终解释:“哥,就造假而言,这账本的造假技术已经达到了巅峰,但是他还是百密一疏,忘记了账本的特性。”

  “什么特性?”苏佑宁还是不懂。

  “连贯。”苏轸沉声说道。

  苏霓锦一个击掌,表明父亲的答案是正确的。果然姜是老的辣,稍微一点拨,苏轸就明白了。

  苏佑宁站在当场,前所未有的生出一种‘所有人都很聪明,就我最笨’的错觉。还是苏霓锦心疼哥哥,最终解释道:

  “哥,账本是用来记账的,所有的账目又不是同一时间发生的,记账的时间肯定是分散的,可能上午写几笔,下午写几笔,晚上再写几笔,哪有像这本一样,从头到尾一气呵成的?”

  “写字是有一股气的,写字的时间、地点、心情不一样,字形的整体气场就会不一样,断断续续的气场和一气呵成的气场自然就不同了。”

  经由苏霓锦一番解说之后,苏佑宁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噢噢噢噢。是这个意思啊。”苏佑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确实如此,确实如此。真正的账本都是一笔一笔添上去的,一次性写出来的账本,那肯定就是假的嘛。我懂了我懂了。爹,妹妹太厉害了,您说是不是?”

  苏霓锦被哥哥当面夸奖的有点不好意思,苏轸的眉头虽然有所舒缓,但还有疑虑:

  “绵儿的这个发现至关重要,那你觉得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能看出来吗?”

  苏霓锦想了想后,回道:“若是按照我说的这个方向去看,只要是对仿字这方面有些研究的人,应该都能看出来。”

  苏轸若有所思点点头:“宫里倒是也有专门看字迹的人在,就是不知道本事如何。”

  宫里的人有没有本事看出来,这个苏霓锦就不能保证了。

  “此事已迫在眉睫,不能再拖了。”苏轸突然将目光转向苏霓锦,说道:“绵儿,你穿上你哥哥的衣服,随我入宫一趟。”

  苏霓锦一脸懵:什么情况?

  *******************************

  一个时辰以后,已是华灯初上,天上下了一会儿雨又停了。

  苏霓锦一身男装打扮,跟在父亲身后,苏轸让她以苏佑宁的名义随他入宫,前面两个小黄门手提灯笼带路,饶是苏霓锦心理素质过硬,此情此景也是有点局促不安的。

  君主制的社会可怕就可怕在伴君如伴虎,苏轸是户部侍郎,听起来是朝廷三品大员,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确实是官老爷,可在朝廷里三品官一抓一大把,官儿做好了,告老还乡,荣归故里,官儿要做不好,那下场就有点……

  苏轸现在是要带她去东宫,也就是未来天子的地盘,也不知道未来天子是个什么脾气,苏霓锦心里那叫一个忐忑。

  “待会儿入宫以后,你就跟在我身后,别四处张望,别多说话,就是要说,声音也小一点,走路要轻轻的,头尽量埋下,你只管看我给你的东西,若有什么想说的,回去再跟我说。听懂了吗?”

  苏轸故意带着苏霓锦落后前面两个小黄门一段距离,悄声对苏霓锦说道。

  苏霓锦连连点头,这种空旷寂静,阴森森的环境,她连大声喘气都不敢,更别说大声说话了。

  入宫的高墙甬道看起来仿佛没有边际,一直向前延伸,月光照在地上,被雨水打湿的地面反射出森冷的光。

  苏霓锦觉得自己跟着走了一段特别特别长的路之后,两个引路小黄门终于转过方向,走过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殿门,苏霓锦立刻被眼前华丽丽的殿宇所震惊,电视剧诚不欺我,古人的榫卯飞檐确实比钢筋水泥要巍峨风雅的多的多的多。

  苏轸走了两步,发现女儿没跟上,回头看她愣愣的站在那儿仰视宫殿,赶忙回头把她拉走。

  “别瞎看,低头走。”苏轸如是吩咐。

  苏霓锦被自家老爹提醒过后,才收回刘姥姥般的好奇目光,不过还是忍不住低着头悄悄的看,这可是封建皇朝的中央集权地,中南海般的存在啊,苏霓锦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也就今天这机会能进来大饱眼福,这可是老了以后能跟儿孙吹嘘一辈子的人生经验啊,不好好抓紧怎么可以。

  “咳。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10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