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A -A

  这就跟要金蛋还是要金鸡是一个道理,有了金鸡还怕没有金蛋生?

  苏霓锦却一副正义凛然:

  “那岂非要我爹贪污受贿?我爹可是清官!当什么官都是由朝廷说了算的,怎可私下讨要。再说了,贪污受贿来的钱,哪有主上赏赐的钱花的安心呢?”

  “这个道理……好像也对。”祁昶略有所悟,无言以对。

  入宫的时候,苏霓锦觉得这条路很长,走的很慢,但出宫的时候,倒是很快就到了宫门口。

  苏霓锦在宫门口递了牌子,守卫验证过后,便开了宫门让她通行,苏霓锦往外走了两步,想来想去,还是忍不住回头。

  有些话她憋了一路,看那罗统领长得帅,才好心提醒他道:

  “罗统领,你还年轻,在这种忠君爱国,大是大非上一定要注意。千万别在原则问题上,因小失大,自毁前程啊。告辞!”

  说完这些,苏霓锦鼓励般对他们两人拱了拱手,作为告别,扭头出宫去。

  直到宫门再度关上,真正的罗统领才纳闷的说:

  “殿下,苏小姐为什么与我说这些?”他自认非常忠君爱国,从未有过任何不敬的想法。

  祁昶盯着紧闭的宫门看了一会儿,转向一脸纳闷的罗统领:

  “大概就是,提醒提醒你吧。这苏家小姐,还真是个热心肠。”

  ……热心肠?

  殿下莫不是在搞笑?

  作者有话要说:罗统领一脸懵~~~~~

第18章

  祁昶回到东宫以后,就召见西殿中的户部官员,苏轸进殿时正好看见罗时从主殿出来,拦着他悄声问道:

  “罗统领,先前麻烦您派人送小女一程,不知她现在可出宫了?”

  老苏虽然知道女儿从宫里出去肯定不会有事,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声。

  “苏大人请放心。我亲自送令嫒到了宫门口,看着她上了贵府马车才走的。”罗时说。

  苏轸意外:“罗统领亲自送的?那怎么好意思。”

  “正好顺路去巡视,苏大人不必介怀。请。”罗时说完之后便对苏轸抱拳辞别,苏轸回礼致谢。

  进殿以后,苏轸与同僚们汇合,站在殿中等待太子殿下召见,户部尚书宋明宋大人撩须而来,凑到苏轸身边轻声说:

  “苏大人这回可立功了,恭喜恭喜啊。”

  宋明与苏轸是户部同僚,一个是左侍郎一个是右侍郎,按照礼制,苏轸这个右侍郎要比左侍郎高上半级,所以从苏轸任右侍郎的那天起,两人就是竞争对手的关系,宋明的妻子是宣平候嫡次女,在户部所待的年份比苏轸要长的多,连尚书大人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苏轸对宋明拱了拱手算是回应,淡淡的态度让宋明略显不满,但也不好当众表现,又压低声音道:

  “太子殿下先前宣召梁大人单独入内,我瞧着殿下面色不太好的样子,也不知为何。苏大人可知吗?”

  苏轸比他后进殿,连太子用什么脸色召梁大人单独入内都没有看见,更别说知道缘由了。

  “苏某不知。”苏轸说。

  宋明打量他两眼,见苏轸鼻眼观心,一副懒得搭理人的样子,宋明也自觉无趣,不再与他多说,本来还想告诉他一些内幕,有关户部官职变动的,既然人家不感兴趣,他还懒得说了。

  忽然内殿传来杯子砸碎的声音,然后就听见户部尚书梁谢文急急请罪:

  “太子殿下息怒。”

  外殿等候的户部众人皆吓得面面相觑,不知道内殿究竟发生了什么。

  太子殿下是先帝爷亲封的太孙,处理政事的风格不像当今圣上,反而与先帝爷如出一辙,雷厉风行,果决狠辣,在圣上在位的十几年里,朝廷官员们在以仁治国的圣上手中慵懒下来,可当太子协理国事之后,所有人的神经又全都重新绷紧了。

  宁可得罪圣上,不要惹恼太子,这几年已经渐渐的成了官场上的保命法则之一,可见太子殿下的威名有多摄人。

  众人屏息静气,看着垂头丧气的梁大人从内殿走出,边走还边擦冷汗。

  左侍郎宋明迎上前搀扶,梁大人摆摆手:“都散了,殿下另有吩咐。这几日都在宫里待着,在账目查明之前,谁也不能出去。”

  户部众官员能说什么,只能提心吊胆的离开。心中暗暗祈祷账目赶紧查明,平了太子殿下的怒火。

  ********************************

  苏霓锦每天都让皎月去门房问父亲回来没有,可每天问到的回答都是没有,看来那个罗统领没有骗她,太子殿下果然另有吩咐。

  第五天的时候,没等到苏轸回来,倒是等来了宫里的车马,还有那个在太子殿下主殿里伺候的白面太监,亲自过来接苏家公子进宫去看账本。

  对外说是接‘苏家公子’,但看账本的事情肯定是苏霓锦,沈氏和苏佑宁七手八脚的把苏霓锦换上男装,推上了东宫的马车里。

  苏霓锦之前就有心理准备要二次进宫的,她上回账本只看了一部分,还有很多都没有归拢出来。

  她觉得那个罗统领肯定是对太子殿下说了那晚的事情,所以,宫里才会这么看重,还派马车来接她,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东宫的马车可以直接从宫门进去,省了苏霓锦下车走那一路,她跟着那白面太监身后来到了东宫,白天的宫殿在一碧如洗的蔚蓝天幕下,看起来比晚上还要巍峨庄严,气派高耸。

  苏霓锦以为还是去西殿,可没想到那位公公领着她往另一边去,好像是东宫的主殿,父亲带她来过,那回她以为能见到帝国的二把手太子殿下,然而二把手没给面子。

  难道每个被宣召入宫的人,第一站都是要到主殿里打个招呼再走吗?心里想着就是走个过场,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进了殿之后,白面太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1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