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A -A

  罗时刚要端碗,却见祁昶仍然双手抱胸,一动不动,他伸出的手,只好又缩了回去。

  祁昶看了一眼举着茶碗的苏霓锦,认真的问了一句:“敢情救了你父兄的命,就值这一碗茶吗?”

  苏霓锦愣了片刻,明白祁昶的意思,就是嫌弃茶便宜呗。

  罗时很想提醒一下太子殿下,对女孩子不要那么计较,姑娘家脸皮薄。这要一说,人姑娘生气了,倒显得咱们男人没风度。

  不过让罗时没想到的是,苏霓锦不是一般姑娘,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还能认真冷静的对太子殿下讲道理:“罗统领,我们做人呢,讲究的是真情实感,一杯茶,一碗水,一片糕,一句感谢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真心实意的,何必在乎那些花里胡哨的形式呢。我可以在广云楼大摆宴席,盛情邀你,但未必就真心感谢你,而我以糙茶代酒敬你,也不代表我就是不真心的,你说我这话说的对还是不对?”

  苏霓锦一番长篇大论说出来,饶是见过大场面的祁昶也愣住了。

  他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把抠门儿说的这么正义凌然,清新脱俗的。

  “要是觉得对的话,干一碗。”苏霓锦豪气干云的主动凑过去碰祁昶面前的茶碗。

  谁知道,就在她快要碰上祁昶的茶碗时,祁昶果断出手,把面前的茶碗给挪到另一边苏霓锦够不到的地方,好整以暇道:“我还是觉得广云楼更有诚意。”

  苏霓锦维持着要碰杯的姿势无奈一叹:“唉,我要是有钱,我也愿意去广云楼请你。可我……不是没钱嘛。”

  祁昶的目光始终盯着苏霓锦,觉得她说话时的眼睛特别亮,表情和动作全都透着一股子精灵,她容貌生的很好很好,若是坐着不动不说话时,整个人就完美的像是一幅画,像是经过无数能工巧匠精心雕琢出来的玉美人。

  可那样一动不动的端庄玉美人又有什么意思呢?哪里比得上她神情灵动,活灵活现的样子?祁昶的世界从来都是一板一眼,条条框框的,每个人看他都戴着面具,没有人敢越他的雷池一步,但对这苏家小姐,他在不知不觉间,就是多了几分宽容。

  “你怎会没钱?”祁昶问:“太子殿下的赏赐你家没收到吗?”

  提起这个,苏霓锦就无奈:“收到了。”

  “三千两黄金,三千两白银,这些还不足够让你变得有钱?”祁昶边问边看着苏霓锦的神情,似乎连一丝一毫都不想错过。

  “看得到,摸不着。”苏霓锦两手一摊,神情忧愁,这是想到了她家库房里那些能看不能花的金银了。

  “我爹把那六箱金银供到多宝阁上封存起来了,还命人每天早上三柱清香,你见过有人把金子银子供起来烧香的吗?没见过吧!我爹做之前,我也没见过!”

  祁昶反应了片刻后,忽然笑了,笑了一声以后,就再也忍不住,朗声大笑起来。

  罗时看着眼前朗声大笑的太子殿下,整个人都呆住了,下意识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常年不苟言笑的太子殿下,居然在街头这般开怀的笑了。

  这要是给朝中那些怕他怕的要死的大臣们看见了,还不得瞪掉眼珠,惊掉下巴呀。

  苏霓锦没想到罗统领会笑的这么夸张,惆怅道:“能别笑了吗?你这是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伤口撒盐。”

  “哈哈哈。对不住,我确实没见过。苏大人太有想法了。”祁昶想想还是觉得好笑。

  苏霓锦郁闷的横了他一眼,都有些后悔跟他说这些了。

  “所以你要了解,不是我不请你去广云楼,是真的没那条件。”

  广云楼是京城第一的酒楼,据说里面吃的,喝的,用的,听的,看的,全都是超一流的,随随便便消费一下都得要百八十两,就苏霓锦现在的实力,基本上去那里吃一顿就可以败光所有的存款。

  苏霓锦竭力哭穷,全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都透露出一种‘我很穷’的信息,然而祁昶依旧不为所动。

  如果他没有让人调查过苏霓锦这个姑娘,她现在的表现,祁昶可能还会相信她一点。但偏偏,他派人调查了,调查结果很出人意料。

  谁能想到平阳侯世子被坑,东平伯府被围攻,全都出自这个姑娘之手。

  就说平阳侯世子和那裴家小姐幽会,怎么会无巧不巧的出现在巡城衙门盯上的那间客栈里;而东平伯府的客卿周生,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写那么多东西挑衅各大世家的底线。

  如果不是因为苏轸带她入宫看账本上的字,让祁昶知道苏霓锦这个小姑娘对字有那么高的天分的话,就算他猜到裴、杜两家的事情苏家有插手,也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漂漂亮亮,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居然是策划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第26章

  苏霓锦一边哭穷也一边关注罗统领的脸色, 普通人听她这么说了, 基本上都会给予理解和原谅, 然后举杯相碰,皆大欢喜。

  可这罗统领一幅‘我就静静看着你’的样子,显然并不相信苏霓锦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多问了。

  苏霓锦目光一动,放下茶碗,压低声音问道:“罗统领,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祁昶但笑不语,颔首一动,表示可以。

  “昨天晚上你真的是凑巧经过这里救了我爹吗?”苏霓锦压低声音问,灵动的目光直直盯着祁昶。

  两人对视片刻, 祁昶都没有说话,倒是罗时忍不住问:“苏公子,你不会是在怀疑我们吧?”

  苏霓锦低下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健康有光泽的指甲,说道:

  “拂柳街离我家是路程最远的一条路, 我爹是个怕麻烦的人,昨天晚上突然改走这条路,就遇到了刺客,还无巧不巧的被你们救了, 这似乎说不太通啊。”

  罗时想开口辩解, 只见祁昶抬手阻止, 对苏霓锦说:“那依你之见呢?”

  “依我之见, 你们要么是跟刺客串通好了,要么就是跟我爹串通好了。可要是跟刺客串通的话,我爹昨晚可能就回不去了,所以,你们是跟我爹串通好的吧?或者说,我爹其实就是个诱饵,你们用他钓鱼呢。是不是?”

  苏霓锦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在怀疑,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不由自主想到了警方的钓鱼执法,苏轸和太子一同下江南查盐税的账,这回又替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1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