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A -A

  对苏佑宁这样的钢铁直男,跟他硬吵是没有用的,你喉咙大,他喉咙会比你更大,只能采取迂回政策,用诚恳且和软的语气主动认错,从根源处阻止一切令他发怒的因素。

  果然,原本憋了一肚子话的苏佑宁,在接受到妹妹的认错后,哪里舍得再大声训话,生生的把已经涌到喉咙口的话又全部都给憋了回去。

  满腔愤怒最后汇聚成一句无可奈何的:“下回注意!”

  苏霓锦连连点头做乖巧状:“嗯嗯嗯。”

  “哥,我肚子饿了。”道完歉,并且有惊无险取得原谅之后,苏霓锦空空如也的肚子说。

  她中午出去以后,就在马车里喝了罗统领几杯茶,其他什么都没下肚。

  “走吧。估计也快开饭了。”苏佑宁拉着妹妹往饭厅去:“你真得注点意,昨晚的情形真的很惊险。如果不是罗统领的话……”

  听到这里,苏霓锦忍不住打断了苏佑宁的话,问道:“哥,你就这么感谢罗统领啊?”

  真是傻哥哥。

  不过也难怪,爹肯定没有跟他说,昨天晚上跟罗统领他们串通好,用他做诱饵钓刺客的事情,哥哥还以为真的被刺客袭击了,也不想想他那三脚猫,要是真遇上猝不及防的刺客,能不能保护爹撑到别人来救援。

  “不是感谢!”苏佑宁说。

  兄妹俩并肩走在去饭厅的路上,苏霓锦几乎已经闻见厨房里香味扑鼻的饭菜味了。

  “是崇拜!”苏佑宁将头仰起四十五度角,用他明媚忧伤的表情说道:“罗统领是我漫漫人生路上的指路明灯,我要以他为奋斗目标,努力争取成为像他那么厉害的人。”

  “……”苏霓锦听哥哥越说越肉麻,顿时就满头黑线了。

  那个罗统领除了颜值高一点,其他好像也没啥优点了。

  总爱板着脸,说话说半句,性格挑剔,便宜的茶别说喝了,连碰都懒得碰,活脱脱一个身娇肉贵的公子哥儿做派。

  哥哥以这样的人为指路明灯,是不是意味着他的人生将在黑暗中度过呀。

  至于罗统领身手的话……虽然他今天也确实救了她一次,可他出手没分寸,害她撞在他胸骨上,流了鼻血,可见是个下手没轻重的,不懂怜香惜玉。

  反倒是张三兄弟身手了得,在院子里跟那个偷袭的杀手过招,虎虎生威,看着就很厉害的样子。哥哥要有人生目标和指路明灯,还不如找张三兄弟呢。

  “你想怎么以他为奋斗目标?”苏霓锦随口问。

  苏佑宁果断回道:“我要入宫!”

  苏霓锦秀眉一挑:“你要当太监啊?”

  “呸!”

  苏霓锦觉得两眼一闭,只觉得娇嫩的脸皮上又被口水喷了一回。

  “你才要入宫当太监呢。我是说我要去做东宫羽林郎!”苏佑宁无视妹妹嫌弃的表情,对着暗夜星空说出了他的伟大理想。

  “你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东宫的羽林郎可不是那么好考的。要求很高的,好不好?”苏佑宁从妹妹眼中看出了疑惑和不信任,赶忙解释了一遍。

  在苏佑宁的解释下,苏霓锦才知道,原来想要入东宫做羽林卫,竟然比入宫给皇帝当禁卫军还要难,竞争更加激烈。不为别的,因为东宫所有的羽林卫都是直属统领管辖,而羽林卫统领又是直属太子殿下直接管辖,不像宫里的禁军和御前侍卫,都是通过兵部选拔去的。

  羽林郎大多都是官宦子弟,太子又是储君,是将来的天子,官宦世家的孩子直接进东宫做羽林郎,那就很可能成为未来天子身边的近臣,将来不管是外放还是留下,与天子的关系总比一般部门要来的近些。

  可东宫的羽林郎都是世家中的翘楚年轻儿郎去,年轻人老弱伤亡,岗职调任的几率低,所以基本上都是三年一选,每次也就那么一两百个名额。

  正巧下个月就是东宫羽林郎的选拔月,所以苏佑宁才会觉得这是明灯在给他指路,简直天赐良机。

  对于苏佑宁的人生理想,苏霓锦不想评论。

  不过她这个哥哥没有遗传到父亲的读书天分,考状元的路基本已经堵死,他也就会舞个刀弄个棒,往武职发展,说不定是个好选择。

  不过听他刚才说考羽林郎有多艰难,苏霓锦都有点担心他能不能考上……

  ******************************

  兄妹俩一起到了饭厅,看见饭菜已经开始上桌,沈氏扶着苏轸一同进门,伺候的小心细致,生怕苏轸哪里磕着碰着似的,兄妹俩对望一眼,暗自偷笑。

  苏轸似乎也感觉到了他们这样在儿女面前似乎不妥,小声对沈氏说了句什么,沈氏就横了他一眼:

  “他们要看让他们看好了。你是伤患,我自然要服侍周到一些的。”

  冷冷的狗粮在兄妹脸上胡乱的拍。

  等到沈氏把苏轸扶到主位上之后,兄妹俩也上了桌。

  吃饭的时候,沈氏依旧事无巨细的照顾苏轸,若不是苏轸坚持自己的胳膊吃饭没问题,沈氏简直想端起苏轸的饭碗亲自喂他。

  苏霓锦觉得父母的相处模式太有爱了,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个纯粹的古代家庭。

  可见只要男人愿意,不管在什么样的诱惑条件下,一夫一妻的婚姻也是可以做到忠贞不二的。

  苏霓锦在心中暗自钦佩。

  沈氏给苏轸布好菜以后,才得空端起了自己的碗,然而沈氏看起来却没什么胃口,苏佑宁问:

  “娘,大夫说爹的伤无大碍,您就别太担心了。”

  沈氏幽幽一叹,放下饭碗:“我不是担心你爹的伤势。”说完看了一眼正吃的香的苏霓锦,把苏霓锦看的一愣:“娘,我脸上有什么吗?”

  “唉。你个没心没肺的。”沈氏连筷子都放下了,颇不是滋味的说道:“我今日亲自去抓药,在外面听到个消息,说是平阳侯府要办喜事了。”

  提起平阳侯府,苏霓锦就想起了自己那个没有缘分,还很倒霉的前未婚夫裴遇,问道:

  “他要和杜嫣然成亲了吗?”

  沈氏黯然点头。虽说她也知道裴家非良配,可到底是跟女儿订过亲的,若是没有中途那些幺蛾子,如今要成亲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了。

  想到这里,沈氏不禁有点唏嘘。

  “裴家和杜家要成亲了,居然没什么动静?”苏佑宁一下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他们倒是好意思闹出动静。”苏轸说。

  “裴侯爷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2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