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

+A -A

  祁昶先是站在门边看了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进门在她对面坐下,语气轻快的问道:

  “什么风把苏公子给刮来了?张三说你想见我?”

第31章

  苏霓锦在见到祁昶之前, 已经在肚子里想好了十七八种开头的方法, 然而现在看见对面这张英俊的脸, 居然一句也想不起来。

  祁昶见她怔愣的盯着自己,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清澈的几乎能看见他的倒影,祁昶安静的坐着让她看,大有任她看到天荒地老也无妨的意思。

  “怎么不说话?”祁昶问。

  苏霓锦觉得自己拍马屁和套近乎的功夫还有待加强,脸颊上一股热气正在缓缓的蒸腾而起,祁昶瞧见她手边放着一只食盒,主动问道:

  “给我的?”

  苏霓锦的目光瞥向食盒,这才像找回了自己,赶忙将食盒提到两人之间。

  “是是是。这是我一大早特地起来做的。”苏霓锦说着,将食盒打开, 端出里面的几盘点心。

  祁昶狐疑的看了她一会儿,目光落在点心上,拿起一只桃花酥放到鼻端轻嗅,一边凑近观察一边问:

  “你亲手做的?”

  苏霓锦下意识就想点头,然而对上祁昶那双睿智的眼睛时, 还是心虚了,摸着耳朵小声说了句:

  “呃,我亲自看着厨房做的。”

  祁昶:……

  原本都已经送到嘴边的糕点,被默默的放回原处。

  苏霓锦见状, 劝道:

  “我们家的糕点厨子做的是正宗江南糕点, 味道很不错的。”

  祁昶双手抱胸, 从苏霓锦竭力推荐的面容上, 转到桌上的糕点,赏脸般将刚才放下去的桃花酥重新拿起,咬了一小口。

  真的只是一小口,那口小到苏霓锦简直怀疑他在假吃。

  不过好歹这位张了口,苏霓锦还是有些期待的问:“怎么样?味道是不是还不错?”

  “一般。”祁昶实话实说。

  苏霓锦:……

  作为男人这么挑剔可不是什么好事。苏霓锦愤愤想,忍不住对他问了句:“罗统领,请问你今年贵庚?”

  祁昶奇怪的看向苏霓锦,目光一动,回道:“二十多,怎么了?”

  “可有娶妻?”苏霓锦又问。

  祁昶眉峰一挑,满怀期待的回了句:“……没有。”

  听到他的回答以后,苏霓锦就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苏佑宁今年十八岁,在古代来说,都已经是大龄未婚男青年了,这罗统领已经二十好几,还未娶妻,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男人过分挑剔,真的不好找老婆。

  不过,现在是她有事相求,说话不能太直接,万一惹恼了他,他拔腿就走,那苏霓锦这一天就白忙了。

  于是,略感违心道:

  “罗统领英俊潇洒,年轻有为,将来一定能找个称心如意的夫人。”

  祁昶目光灼灼:“你是这么想的?”

  “是啊!”苏霓锦脱口而出。

  祁昶抿唇一笑:“那……借你吉言了。”

  “哈哈,哪里哪里。主要是罗统领自身条件好。我要是有姐姐妹妹,我都想把她们介绍给你了。”苏霓锦马屁拍的震天响,一不留神给自己挖了个坑。

  “你的姐姐妹妹?那你呢?”祁昶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苏霓锦虎躯一震,被祁昶的直白所震惊,在他那双睿智的双眸注视下,苏霓锦心虚的厉害,不过很快就平复,煞有其事郑重道:

  “罗统领,你是个好人!”

  直接回答是不可能的,问出哥哥的结果之前,怎么样都不可能。先发一张好人卡,把眼前糊弄过去再说。

  姑娘家脸皮薄,祁昶作为一个有风度的男子,当然不会打破砂锅追问到底,给彼此都留下一点空间,罩上一层窗户纸,更有朦胧之感。

  在祁昶看来,这苏家小姐对自己的心思,几乎是写在脸上的了。这还体现在,她遇到事情要找人帮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这不就是明摆着的。

  思及此,祁昶心情大好,连大理寺和刑部审案拖延都觉得没那么愤怒了。

  “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你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祁昶问。

  苏霓锦不是个扭捏的人,既然就是为这个来的,那自然据实相告: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想来替我哥哥问问羽林郎的选拔结果。我哥这两天在家里茶不思饭不想,为等结果人都瘦了一圈,再这么下去,我怕他真把自己给逼疯了要,所以我就想来问问你的意思,你知不知道太子殿下最终的决定?”

  她说的清楚明白,丝毫不加掩饰的说话方式令祁昶比较满意,在苏霓锦期待的目光中,祁昶从袖袋中抽出一张纸,用他那修长优雅的手指将折叠的纸展开,苏霓锦眼尖,一下就看见了苏佑宁的名字,惊喜的抬头:

  “罗统领,这是我哥的考卷吗?”苏霓锦问。

  祁昶点了点头,苏霓锦满心欣喜:“我可以,看看吗?”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偏宠卿卿 第23节